免责声明:本网站持续更新。在所有内容翻译完成之前,其中一些内容可能为英文。

筛查K-12学生的COVID-19症状:局限性和考虑事项

筛查K-12学生的COVID-19症状:局限性和考虑事项

本文件为K-12学校的COVID-19症状筛查提供指导方针,作为学校重新开放流程的一部分。此处详细介绍的指导方针仅适用于K-12学校环境中的学生。所报告的有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感染症状的儿童人数、症状类型以及症状的严重程度与成年人不同。此外,学生脱离基本教育和成长体验的后果与个人脱离其他环境的后果有所不同。因此,此处描述的考虑事项与针对其他环境和人群所考虑的事项是不同的。有关教职员工筛查的指导方针,请参阅CDC的企业和雇主应对新冠肺炎2019的临时指导方针CDC的恢复业务工具包pdf icon中的“防止员工之间的传播​​​​​​​”部分。

我们对COVID-19的了解每天都在增加,随着更多信息的获得,CDC将持续更新并分享信息。随着我们对COVID-19的认识和了解不断发展,此指导方针可能也会进行更改。但是,根据目前获得的最佳证据:

  • CDC目前不建议由学校进行普遍症状筛查(筛查所有K-12年级的学生)。
  • 大力鼓励家长或看护者每天监测孩子的传染病体征。
  • 生病的学生不应去学校上课。

COVID-19是一种新发现的由SARS-CoV-2病毒引起的疾病。科学家们仍在研究其传播方式、对儿童的影响,以及儿童在其传播中可能扮演的角色。关于儿童COVID-19的有限数据表明,儿童比成年人感染COVID-19的可能性更小,而且如果他们确实感染了COVID-19,其病情一般没有成年人严重。虽然不常见,但死亡和罕见疾病如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 (MIS-C) 仍可能发生。

COVID-19患者报告的症状范围广泛,从轻微症状到严重疾病不等。接触SARS-CoV-2后2-14天可能出现症状。症状包括:

  • 发烧或寒战
  • 咳嗽
  • 气短或呼吸困难
  • 疲劳
  • 肌肉或身体酸痛
  • 头疼
  • 近期丧失味觉或嗅觉
  • 喉咙痛
  • 鼻塞或流鼻涕
  • 恶心或呕吐
  • 腹泻

此列表未包括所有可能的症状,感染SARS-CoV-2的儿童和青少年可能出现这些症状中的任何一种、全部或无症状。(参阅冠状病毒症状了解更多信息)。

由于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感染者的症状范围广泛,且部分感染者无症状,因此学校对COVID-19的症状筛查存在局限性。

作为学校重新开放策略的一部分,症状筛查存在的局限性

  • 症状筛查将无法识别一些感染SARS-CoV-2的学生。症状筛查对识别无症状或症状前(尚未出现症状或体征,但将在以后出现)的SARS-CoV-2感染者没有帮助。有些人的症状很轻微,他们自己可能未曾注意。事实上,儿童比成年人更有可能没有症状或只有轻微症状。 [1], [2], [3]尚不清楚无症状SARS-COV-2感染儿童的确切百分比,但最近的大型研究表明,约16%的SARS-COV-2感染儿童没有出现症状。 [4]这意味着,即使学校进行了症状筛查,一些感染了SARS-CoV-4并有可能将病毒传染给他人的学生也不会被发现。
  • 症状筛查只能确定人们可能患有疾病,而不能确定该疾病是COVID-19。COVID-19的许多症状在普通感冒、流感或季节性过敏等其他儿童疾病中也很常见。下表显示了COVID-19症状与其他常见疾病之间的一些重叠。
  • 表:COVID-19的许多症状也出现在常见疾病中
    COVID-19的症状 咽喉炎 普通感冒 流感 哮喘 季节性过敏
    发烧或寒战 X X
    咳嗽 X X X X
    喉咙痛 X X X X
    气短或呼吸困难 X
    疲劳 X X X X
    恶心或呕吐 X X
    腹泻 X X
    鼻塞或流鼻涕 X X X
    肌肉或身体酸痛 X X X
  • 注:上表未包含所有COVID-19症状
  • 可供下载pdf icon

COVID-19症状与其他常见疾病之间的重叠,意味着许多有COVID-19症状的人实际上可能患有其他疾病。这种情况在每年患有多种病毒性疾病的儿童身上发生的几率更大。例如,幼儿每年患八种以上的呼吸道疾病或感冒十分常见。 [1]虽然COVID-19和感冒或流感等疾病有相似的症状,但它们是不同的疾病过程。

一些研究尝试确定哪些症状可能最能预测一个人是否患有COVID-19,尽管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18岁以上的人群。 [6], [7], [8], [9] 在儿童中,发烧是最常见的报告症状。然而,发烧在许多其他疾病中也很常见,体温可能会被错误地理解为发烧。此外,没有任何症状或一组症状只出现在确诊为COVID-19的儿童中。

此外,患有哮喘或过敏等慢性疾病的学生可能有咳嗽或鼻塞等症状,但根本没有感染。因此,即使一些学生没有感染COVID-19或任何传染性疾病,症状筛查也有可能反复将他们拒之门外。这反过来可能会加剧那些由于慢性疾病而经常缺课的学生之间的差距。

患有传染性疾病的学生不应该上学,但大多数疾病不需要采取和COVID-19相同的隔离程度或隔离时间。仅根据COVID-19症状将学生拒之门外的时间超过现行学校政策的要求(例如,在不服用药物的情况下24小时不发烧),有可能导致学生重复、长期和不必要的缺课。

由于上述局限性,仅凭症状筛查不足以减少SARS-CoV-2的传播。即使实施了症状筛查,仍需要采取其他缓解措施(例如促进健康行为、维护健康环境、维持健康运营和为出现病情做好准备),以帮助保护学生和教职员工免受COVID-19感染。

目前,症状筛查在学校的确切效果尚不清楚。虽然筛查可能会减少一些SARS-COV-2在学校的传播,但传播仍可能发生在无症状、症状前和轻度症状的学生身上。此外,由于症状筛查可能会发现一些与COVID-19无关的症状(有时与任何传染病无关),而学生可能会因此被不适当地排除在学校之外,这可能造成意外伤害。正是由于这些局限性,CDC目前不建议在学校进行普遍的症状筛查。

在学校环境中采用症状筛查的考虑事项

对于选择实施现场症状筛查的学校,CDC提供以下考虑事项:

  • 考虑以上列出的科学证据,权衡对学生、教职员工和范围更大的社区的风险与帮助。
  • 考虑关于症状筛查的学校政策如何能够平衡所需的资源、实施的可行性和在校传播的风险。
  • 考虑如何减少将未感染COVID-19的学生排除在基本教学和关键成长体验之外的可能性。
  • 在分享有关COVID-19的学生个人身份信息之前,应考虑联邦、州和地方的要求,包括《家庭教育权利和隐私法案》(FERPA)的规定。 

学校可能要考虑的一些因素包括:

可行性

  • 如果学校实施症状筛查,是否有足够的工作人员在筛查程序以及穿脱个人防护装备方面接受过充分培训?
  • 如何核实筛查结果(例如体温测量不当可能导致错误的体温升高被解释为发烧)?
  • 是否有足够数量的适当设备(如温度计、个人防护装备)?
  • 如何确保筛查区域和设备的正确清洁?
  • 是否有适当的程序来确保筛查人员和学生在筛查期间保持安全距离?
  • 如果症状筛查由父母、监护人或看护者进行,是否进行报告并验证结果?
  • 如果父母、监护人或看护者没有报告筛查结果,是否会使用程序进行追踪?
  • 将为教师和其他学校人员提供什么培训,以了解如何与家长就进行家庭症状筛查进行沟通?对更易感染COVID-19的工作人员将提供哪些保护?

减轻伤害

  • 如果筛查错误地将慢性病症状识别为COVID-19症状而阻止学生上学,且这些学生需要依赖学校膳食计划或这种做法将影响到父母的正常工作时,需要采取何种措施来减少对学生及其家庭的伤害?
  • 如何照顾有慢性疾病或特殊保健需要的学生,以尽量减少因症状筛查错误地将慢性病症状识别为COVID-19症状的风险?
  • 对于被确认为有COVID-19症状的学生,不管他们是否真的患有COVID-19,如何减轻对他们的污名化?
  • 日常筛查对幼儿的情感影响是什么?如何才能减少他们对新的缓解措施(如穿戴个人防护装备的成年人)的恐惧?
  • 当筛查错误地将一些学生的慢性病症状识别为COVID-19症状时,患病学生如何有机会在不受惩罚的情况下补课,以减少因错过学习机会而产生的精神或身体焦虑?

学校所在地区的社区传播水平

  • 如果COVID-19在社区中传播极少,症状筛查将更有可能识别出非COVID-19症状患者。这种情况下的症状筛查更有可能发现其他症状,而不是SARS-CoV-2/COVID-19,包括某些慢性病症状,其中某些症状可能不需要待在家里。
  • 当存在更多社区传播时,有症状的个人实际上患有COVID-19的可能性更高。因此,当社区的COVID-19传播率很高时,症状筛查可能更有帮助。

地方公共卫生管理部门的建议

  • 不管上述因素如何,学校应该确保其政策遵循当地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并符合联邦、州和地方法律(包括FERPA)的规定。
  • 选择进行症状筛查的学校应与当地卫生部门联系,询问有关做法和实施的问题。 

症状筛查的使用

学校也应该了解症状筛查有作用和没有作用的方面。实施症状筛查的目的是识别可能患有COVID-19的个人,并将这些个人排除在环境之外,以降低传播给他人的风险。症状筛查不能评估如果学生出现COVID-19症状,该学生上学是否安全,或者是否会有更高的重症风险。症状筛查也不能提供足够的信息来确诊COVID-19患者。

没有任何一种症状可以唯一地预测COVID-19诊断。需要进行COVID-19病毒检测,以确认个人目前是否感染该病毒。学校可能已经为入学制定了疾病管理标准;这将是审查这些标准并考虑建议严格遵守其现有疾病管理标准的机会。

虽然CDC目前不建议在学校进行普遍的症状筛查,但学生不应在生病时上学。家庭症状筛查依赖于学生及其父母、监护人或看护者,他们可以最早确定学生何时可能出现疾病的体征和症状,并采取行动(如待在家里)。这一过程也可以由学校的工作人员跟进,监视孩子们在上课期间可能出现的任何传染性疾病的明显症状,并帮助学生和家人采取必要的行动。

学校必须向学生、父母或看护者和教职员工强调学生生病时留在家里的重要性,直到他们在使用退烧药(例如泰诺尔)的情况下至少24小时不再发烧(体温为100.4或更高)或有发烧迹象(发冷、感到很热、脸部潮红或身上出汗)。鼓励和支持生病时留在家中的政策将有助于防止SARS-CoV-2(以及包括流感在内的其他疾病)的传播,并有助于保持学校开放。

在家进行症状筛查有助于确定学生是否:

  1. 目前患有可能损害他们学习能力的传染性疾病,或
  2. 有将传染病传染给其他学生或学校教职员工的风险。

学校应在家长或看护者进行的家庭筛查中包括哪些内容?

选择鼓励家长、监护人或看护者进行日常家庭筛查的学校应要求家长回答两个方面的问题:症状密切接触/可能接触(见下文)。家长、监护人和看护者可以在学生上学前,通过现有的学校健康门户网站或学校交流平台,自行报告这些问题的回答。学校可以将下面的模板与家长分享,帮助他们进行日常报告。

学生每日家庭筛查

家长:请每天早晨填写此简短表格,并在孩子上学前报告孩子的情况。

学生每日家庭筛查pdf icon[1页]

第1部分:症状

如果您的孩子出现以下任何症状,则表明可能患病,这可能会降低学生的学习能力,并让他们有将疾病传播给他人的风险。请检查您的孩子是否有以下症状:

    • square icon 口腔体温100.4华氏度或更高
    • square icon 咽喉痛
    • square icon 新发的无法控制并导致呼吸困难的咳嗽(对于患有慢性过敏/喘息性咳嗽的学生,其咳嗽与基线水平相比有变化)
    • square icon 腹泻、呕吐或腹痛
    • square icon 新发的剧烈头痛,尤指发烧

第2部分:密切接触/可能接触

    • square icon 与COVID-19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距离感染者6英尺内至少15分钟)
    • square icon 去过或住过地方、部落、地区或州卫生部门报告存在大量COVID-19病例的地区(如社区缓解框架所述);
    • square icon 居住在高社区传播(如社区缓解框架中所述)同时学校保持开放的地区。

返校政策

如果学生/家长/看护者对第1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是”,但对第2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否”,则将根据现行的学校疾病管理政策,学生不能返校(直到在不服用退烧药物的情况下24小时不发烧为止)。

如果学生/家长/看护者对第1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是”,并对第2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是”,则应将学生转介给其医疗服务提供者进行评估并接受可能的检测。CDC强烈鼓励当地卫生部门与当地学校系统合作,制定策略,将有症状的个人转介到适当的医疗服务提供者或检测点。州、部落、领土和地方卫生官员和/或医疗服务提供者将决定何时进行SARS-CoV-2病毒检测。学校不应要求将检测结果作为返校政策的一部分。根据现行的学校疾病管理政策,如果学生的症状有所改善,则应允许收到阴性检测结果的学生返回学校。

被诊断患有COVID-19,或对第1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是”,对第2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否”的学生,应该待在家里自我隔离,监测自己的健康状况,并听从所在州或当地卫生部门的指示。应告知学生及其家人,当地卫生部门可能联系他们以进行接触者追踪。如果被联系,家人应通知接触追踪人员该学生曾去过学校。

被诊断患有COVID-19,或对第1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是”并对第2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是”,且检测结果不是阴性的学生,应按照当前CDC在我何时可与他人接触中的建议执行才能返校。返校时不需要阴性检测结果或医生证明。关于返校的问题应与家长或看护者、学校工作人员以及学生的医疗服务提供者共同决定。

不能上学的学生应在身体状况良好且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快恢复课业,弥补任何错过的课业且不受惩罚,以减少因失去学习机会而产生的精神或身体上的焦虑。

学校隔离规定

一些学生在上学期间可能会出现传染病症状。学校应采取措施将出现症状的学生与其他学生和教职员工分隔开来。

  • 出现第1部分中任何症状的学生应遵守学校现行的疾病管理政策,最大程度地减少向他人的传播,尽可能提高学习机会,并使症状得到缓解(根据学校现行的疾病政策,在不服用退烧药物的情况下至少24小时不发烧)。
  • 对于在学校确认出现第1部分中任何症状并对第2部分中的任何问题回答“是”的学生,应将其安排在与教职员工和其他学生分开的隔离区(例如护士办公室),然后送其回家,或如果需要进一步评估症状,可将其送到医疗服务机构:
    • 如果学校需要叫救护车或送学生到医院,学校应首先告知医护人员该名学生可能接触过COVID-19患者。
    • 学生被安置在隔离区后,在隔离区工作的学校工作人员应遵守CDC的对建筑物或设施进行清洁和消毒的注意事项​​​​​​​
    • 注:在制定将有症状的学生安置在隔离区的计划时,学校应注意适当的保障措施,以确保在成年人视线范围内且在很短的时间内以不具威胁性的方式隔离学生。

参考资料

[1] Davies, N.G., Klepac, P., Liu, Y. et al. Age-dependent effects in the transmission and control of COVID-19 epidemics. Nat Med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91-020-0962-9

[2] Assaker, Rita, Anne-Emmanuelle Colas, Florence Julien-Marsollier, Béatrice Bruneau, Lucile Marsac, Bruno Greff, Nathalie Tri, Charlotte Fait, Christopher Brasher, and Souhayl Dahmani. “Presenting symptoms of COVID-19 in children: a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studies.” BJA: 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 (2020).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07091220304086?via%3Dihub

[3] Dong, Yuanyuan, Xi Mo, Yabin Hu, Xin Qi, Fan Jiang, Zhongyi Jiang, and Shilu Tong. “Epidemiology of COVID-19 among children in China.” Pediatrics 145, no. 6 (2020). https://pediatrics.aappublications.org/content/145/6/e20200702

[4] Assaker, Rita, et al. “Presenting symptoms of COVID-19 in children: a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studies.” BJA: 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 (2020).

[5] Goldmann DA. Epidemiology and Prevention of Pediatric Viral Respiratory Infections in Health-Care Institutions. Emerg Infect Dis. 2001;7(2):249-253. https://dx.doi.org/10.3201/eid0702.700249

[6] Roland, Lauren T., Jose G. Gurrola, Patricia A. Loftus, Steven W. Cheung, and Jolie L. Chang. “Smell and taste symptom‐based predictive model for COVID‐19 diagnosis.” In International Forum of Allergy & Rhinology. 2020.

[7] Clemency, Brian M., Renoj Varughese, Danielle K. Scheafer, Brian Ludwig, Jacob V. Welch, Robert F. McCormack, Changxing Ma, Nan Nan, Theresa Giambra, and Thomas Raab. “Symptom Criteria for COVID‐19 Testing of Heath Care Workers.” Academic Emergency Medicine 27, no. 6 (2020): 469-474.

[8] Stokes EK, Zambrano LD, Anderson KN, et al.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ase Surveillance — United States, January 22–May 30, 2020.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759–765. DOI: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6924e2external iconexternal icon.

[9] Assaker, Rita, et al. “Presenting symptoms of COVID-19 in children: a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studies.” BJA: 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 (2020).

2020年7月23日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