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本网站持续更新。在所有内容翻译完成之前,其中一些内容可能为英文。

学校管理人员关于重新开放学校的常见问答

学校管理人员关于重新开放学校的常见问答

学校管理人员关于重新开放学校的常见问答

您需要查找什么?
×

制定计划和应对COVID-19

社区可以如何支持学校的安全重新开放以恢复实地教学?

学校是社区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们为学生提供了安全的支持性学习环境,并雇用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让父母、监护人和看护者能够上班。学校还提供有助于减少健康差异的关键服务,例如学校膳食计划以及社交、身体、行为和心理健康服务。社区应该尽一切努力来支持安全地重新开放学校,以便在秋季能够进行面对面教学。

从其他国家的经验中我们了解到,如果采取适当预防措施,在COVID-19传播率较低的社区,学校可以安全重开并进行面对面教学。1,2成立由当地决策者、教育行业领导以及学校工作人员、家庭、当地卫生官员和其他社区成员代表组成的地方跨部门工作组,根据当地情况为其社区确定可以降低目前以及整个秋季的社区传播水平的缓解措施。

学生、教职员工及其家庭的健康、安全和福祉是决定学校是否应重新开放供学生进行面对面学习的最重要考量。

什么是分组?它如何运作?

管理人员可以考虑的一项重要措施是分组(或形成“组群”)。分组是将学生(有时是教职员工)分成小组,他们在整个上学日都待在一起,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学生、教职员工在整个学校环境中的接触。

理想情况下,同组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只能与同组的其他人保持近距离的身体距离。通过尽可能限制学生和教职员工的交叉接触,这种做法可以有助于防止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的传播,因此:

  • 减少接触或传播SARS-CoV-2的机会,
  • 在出现阳性病例时促进更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并且
  • 如果出现阳性病例或病例群,则可以针对单个组群进行针对性的检测、检疫隔离和病例隔离,而非在整个学校范围内采取措施。

分组可以作为传统模式的一部分,所有学生都参加全日制面对面授课,也可以作为混合教学模式的一部分(即学生轮流参加面对面授课)。小学、初中和高中可能需要采取不同的措施。在许多小学,分组是一种常见做法,即学生在一整天甚至整个学年中都有相同的教师和同学。此措施的实施因环境和资源而异。例如,学校可以让组群固定使用一间教室,让教师在各个组群之间轮换。或者,学校为学生组群分配进行实地学习和在线学习的特定天数或周数。

分组人数与班级人数有何不同? 是否有可以帮助减少SARS-CoV-2传播的最大或最小分组人数?

到目前为止,尚无发表的关于在美国营地或学校环境中减少学龄儿童SARS-CoV-2 传播的适宜最大或最小组群规模的科学研究。但是,CDC建模表明,较小的组群规模通常与学校中较少的传播相关。更小的组群意味着更有限的接触,但没有最佳规模的特定阈值。即使是较小的分组,各组群也可能并非真正彼此独立。家庭中可能有不同年龄的孩子(即兄弟姐妹),他们是学校各组群之间的联系纽带。教师(特别是专业课教师)也可能在学校内连接多个组群,因为各组群都使用/需要这些教师的专业知识。当教师在学生小组之间走动时,佩戴口罩和尽量保持距离尤为重要。

分组可以作为学校用来帮助减少SARS-CoV-2 传播的各种缓解策略之一来实施。在制定复课计划时,学校必须平衡社区传播的风险、各种缓解策略(例如限制班级人数、佩戴口罩、适当的卫生及学校清洁)以及学生的教育和情感需求。

轮换时间表是什么意思?其优缺点是什么?

轮换时间表是指学生轮流去学校上课的时间表。这有时也称为混合时间表(面授和虚拟学习相结合)。例如,某些年级或教室可能在周一和周二上课,而其他年级或教室可能在周四和周五上课。学校将在星期三进行彻底打扫。另一个例子是,国际上的一些学校每周都有轮流上学,一组学生在一周上学,另一组学生则在另一周轮换上学。2

CDC目前正在研究不同的轮换时间表和措施,以评估其对校内SARS-CoV-2传播风险的潜在影响。初步模拟结果表明,与分组相似,轮换时间表有助于减少学生与教职员工之间的接触,与每日实地教学相比,轮换天数和周数的实地教学均有可能减少校内SARS-CoV-2传播。虽然轮换时间表可以降低SARS-CoV-2传播的风险,但可能会产生与教师的课程计划、家长的托儿费用和其他潜在费用相关的额外费用。需要进一步研究轮换时间表与其他SARS-CoV-2缓解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适当卫生和分组)的分层影响,以及轮换时间表对学生学习和健康的影响。

学校工作人员可以做些什么来保护自己和他人免于感染COVID-19?

学校工作人员可以采取日常预防措施,以保护自己和他人免于感染COVID-19:

  • 经常用肥皂和水洗手至少20秒。如果没有肥皂和水,请使用至少含60%酒精的免洗手消毒液。将消毒液盖住手的所有表面,双手摩擦,直到感觉干燥为止。
  • 咳嗽和打喷嚏时用纸巾或手肘内侧遮住,将纸巾扔掉,然后洗手。
  • 避免触摸自己的眼部、口鼻和口罩。
  • 尽量与其他成年人和学生保持至少6英尺的距离
  • 尤其是在难以实施其他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的情况下,应佩戴口罩。
  • 清洁和消毒经常接触的表面,包括桌子、门把手、电灯开关、台面、把手、书桌、电话、键盘、马桶、水龙头和水槽。
  • 生病时或在密切接触COVID-19患者后待在家中。
  • 尽量限制使用共用物品(例如,健身房或体育设备、艺术品、游戏),并经常清洁和消毒这些物品。

学生如何安全乘坐校车?

学校系统可以实施多种措施来减少校车传播的风险:

  • 驾驶员应采取与上述其他教职员工相同的所有安全措施和方案(如保持手部卫生和佩戴口罩)。与频繁接触的表面类似,巴士每天至少应使用EPA批准的消毒剂external icon进行清洁和消毒。
  • 司机可以增加校车上孩子们之间的距离,包括每排朝前座位只坐一名学生,并让孩子们隔排就坐。但如果需要的话,来自同一家庭的学生可以坐在一起。学校可以考虑替代措施,以适应校车上减少的学生人数,例如错开上下车时间或增加校车路线。
  • 学校应考虑准备干净的备用口罩,以确保所有学生在校车上都佩戴口罩。
  • 司机可打开车窗增加室外空气流通,但应确保这样做不会对安全或健康构成风险(例如跌落的风险)。
  • 在放学期间,学校可能要提供实物指导,比如在人行道上粘贴标识和胶带,以确保学生和教职员工在等待交通工具时保持至少6英尺的距离。

学校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帮助学生和教职员工成功减少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传播的风险?

目前,减少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传播的最有效方法是多种缓解策略相结合。这可能包括学生和教职员工在生病时待在家里;适当遮掩咳嗽和打喷嚏;佩戴口罩;保持社交隔离;清洁和消毒经常接触的表面;并经常用肥皂和水洗手,或使用含至少60%酒精的免洗手消毒液擦手。对于学生和教职员工来说,在学校环境中执行上述某些策略可能还不熟悉。因此,有必要加大教育、培训并制定方案,确保这些策略按预期实施,以增加减小SARS-CoV-2传播的可能性。

学校可以教导教职员工和学生家庭他们或他们的孩子何时应留在家里以及何时可以重返学校,同时积极鼓励病人或最近与COVID-19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雇员和学生留在家里。学校可以在所有学生和教职员工中指导和促进洗手习惯。学校也可以使用实物指导,比如在地板或人行道上粘贴胶带,在走廊上设置单向通道,在墙上张贴标识,帮助学生和教职员工保持至少6英尺的距离。学校可以实施灵活的病假政策和做法,让员工在生病、有过接触或照顾病人时可以留在家里。

教室内学生之间的物理距离是否可以小于6英尺?

一般来说,学生和教职员工之间的互动越密切、时间越长、越频繁,呼吸飞沫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风险就越高。因此,CDC建议与他人保持至少6英尺的距离,此外还应采取其他可以减少COVID-19传播的措施,如佩戴口罩、经常用肥皂和水洗手、生病时留在家里等。此外,确保通风系统正常运行,尽可能增加室外空气流通也很重要。

当无法保持6英尺的距离时,请尽量保持接近6英尺的距离,并认识到距离越近,呼吸飞沫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性就越大。在难以保持物理距离的情况下,佩戴口罩尤其重要。在个人难以保持至少6英尺距离的区域(例如接待处),学校可以考虑采取其他措施,例如设置物理屏障(打喷嚏挡板和隔板)。学校还可以考虑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使用室外空间,以做到保持社交距离。

其他国家在重新开放学校进行面对面教学时做了些什么?

  1. 世界各地的学校采用了多种方法应对COVID-19。1,2大多数国家已经改变了各自学校的运作方式。这些变化包括缩小班级规模,增加学生之间的物理距离,以及进行分组。许多国家都错开上学、上课和放学的时间,或安排学生轮流上课,以保持社交距离。在一些地方,这种方法意味着只有特定学生返校进行面对面学习,要么根据不同年级参加面授,要么根据需要采用不同的上学时间。例如:
    • 丹麦是第一个重新开放学校的欧洲国家。丹麦错开学生的返校日期(例如,一组学生先开学,另一组学生稍后开学)。丹麦限制班级人数并采用其他社交距离措施。1与年龄较大的学生相比,年龄较小的学生(12岁以下)首先返校,这是因为他们的健康风险较低,需要更多的监督,并且从虚拟学习中获益更少。减少班级人数以允许保持物理距离。自学校重新开放以来,丹麦所有年龄组的感染病例都有所减少。3
    • 与丹麦相比,德国对年龄较大的学生重新开放,实行轮流上课,以确保班级人数不超过10人。2

重新开放学校是否会导致COVID-19发病率上升?

来自世界各地学校的证据表明,在SARS-CoV-2传播率较低的社区中,重新开放学校的风险可能较低。4欧洲的计算机模拟表明,在已经具有较高传播率的社区中,重新开放学校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传播。4随着学校重新开放,人们将更多地了解缓解措施(例如佩戴口罩,以及保持6英尺的社交距离)的可行性和有效性。无论社区传播的程度如何,都应保持警惕,采取行动,防止病毒在学校每个人之间传播,并采取其他建议的计划、准备和应对COVID-19的措施,以降低SARS-CoV-2传播的风险。

如果学生或学校教职员工COVID-19检测呈阳性,学校该怎么办?

如果学校中有人(学生或教职员工)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则学校应制定应对计划。应当将计划传达给家长,同时注意保护隐私。评估风险水平对于确定适当的应对措施很重要。学校管理人员还可以参考CDC关于K-12学校管理人员进行SARS-Co-V-2检测的临时考虑事项,其中描述了K-12学生或教职员工可能需要进行病毒诊断检测的情况。

在大多数情况下,学校中出现单个COVID-19病例并不意味着需要关闭整个学校。需要考虑社区传播、COVID-19患者与其他人接触的程度以及何时发生这种接触。在决定学校或学校的一部分关闭多久时,也应该考虑这些变量。如果SARS-CoV-2在学校的传播高于社区,或者如果学校是疫情爆发的源头,管理人员应该与当地卫生官员合作,确定是否有必要暂时关闭学校建筑。对于检测呈阳性或与检测呈阳性者有过密切接触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应指导他们何时可以安全地结束自我隔离或结束检疫隔离

具有COVID-19重症高风险的学生和教职员工(或其家庭成员)该怎么办?

一些学生和学校教职员工(或其家庭成员)可能属于COVID-19重症高风险人群。学校可以为重症高风险员工提供选择(例如,远程办公,更改工作职责),以减少他们接触SARS-CoV-2的风险。学校还可以为高风险学生提供选择(例如,虚拟学习机会),以减少他们接触SARS-CoV-2的风险。根据适用的隐私法(例如《家庭教育权利和隐私法案》、《美国残疾人法案》external icon),学校应制定政策,保护学生、教职员工以及因年龄或某些基础疾病而面临重症高风险的家庭的隐私。学校也可以考虑对可能影响学生和教职员工的生活事件和情况进行规划(例如,意外照顾有重症风险的家庭成员)。

什么是症状筛查?CDC是否建议学生和教职员工进行筛查?

根据现有证据,CDC目前不建议学校进行普遍(广泛)的症状筛查。应大力鼓励家长或看护者监测孩子的传染病体征,生病的学生不应上学。

什么是普遍检测,CDC是否建议对学生和教职员工这样做?

普遍检测是指对学校环境中的所有学生和教职员工进行SARS-CoV-2检测,无论他们是否出现症状或已知与COVID-19患者有过接触。

CDC不建议对所有学生和员工进行普遍检测,原因如下:

  • 病毒检测仅为个人提供在检测时的COVID-19状态。
  • 一次性或普遍入校检测可能会错过COVID-19感染早期阶段的病例,也可能错过检测后的接触。
  • 在学校进行普遍检测可能会带来一些挑战,例如在学校环境中缺乏支持常规检测和随访的基础设施,学生、家长和员工对普遍检测的接受度尚且未知,缺乏专用资源,对检测未成年人需有实际考虑,以及可能扰乱学校的教学环境。

学校如何向学生和员工提供食物?

除了提供营养服务外,工作人员还继续遵照建议的食品安全规范来准备和提供食物:

  • 学校应避免提供任何自助式食物或饮料选择,例如冷热食物吧、沙拉或调味品吧以及饮料站。
  • 学校应提供单独装盘或预先包装的餐食,同时确保食物过敏儿童的安全pdf icon[108页,8 MB]
  • 在可行的情况下,学校应让学生和教职员工在尽量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在教室用餐,而不是在公共餐厅或自助餐厅用餐。
  • 如果使用公共餐厅或自助餐厅,学校应鼓励在排队等待服务和用餐时保持社交距离。
  • 学生和教职员工应在用餐前后用肥皂和水洗手20秒,或使用含至少60%酒精的免洗手消毒液擦手。
  • 学校应在每次使用前后对食物摆放区、桌子和椅子进行清洁和消毒。
  • 学校应建议学生和教职员工不要共用食物或器皿,而应使用一次性的用餐物品(例如器皿、托盘)。如果没有一次性物品,应确保在处理所有非一次性用餐物品和设备时戴上手套,并用洗洁精和热水清洗,或用洗碗机清洗。
  • 个人应在脱下手套或直接处理用过的用餐物品后洗手
  • 最后,如果在任何活动中提供食物,学校可以考虑:
    • 为每位参加者准备预先包装好的餐盒或餐袋,而不是提供自助餐或家庭式用餐。
    • 为学生、教职员工及用餐服务义工提供餐巾纸和非接触式或脚踏式垃圾容器。
    • 如果可能,安装非接触式支付方式。如果无法进行非接触式支付,应在处理完钱、卡或键盘后立即向学生和工作人员提供免洗手消毒液供其使用。

学校应在什么时候关闭面对面教学?

关闭学校面对面教学的决定应由包括学校管理人员和公共卫生官员在内的地方官员共同作出,对学生、教职员工、家长、看护者和监护人以及所有社区成员都公开透明。

关闭学校面对面教学的决定应考虑多个因素,例如:

  • 面对面教学对于学生的社交、情感和学业发展以及健康的重要性;
  • 社区传播水平
  • 是否在学生和教职员工中发现了病例;
  • 当地公共卫生官员用于评估其所在地区COVID-19状况的其他指标;并且
  • 是否在学校内实施了学生和教职员工分组,这将允许仅对受影响的组群进行隔离,而不是全面关闭学校。

参考资料

1 Melnick, H., & Darling-Hammond, L. (with Leung, M., Yun, C., Schachner, A., Plasencia, S., & Ondrasek, N.). (2020). Reopening school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Health and safety guidelines from other countries (policy brief). Palo Alto, CA: Learning Policy Institute.

2Guthrie BL. Tordoff DM, Meisner J, Tolentino L et al., Summary of School Re-Opening Models and Implementation Approaches During the COVID 19 Pandemic. pdf icon[18 Pages, 2 MB]external icon Global Health at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ublished July 6, 2020. Accessed July 23, 2020.

3Reopening schools in Denmark did not worsen outbreak, data shows. Reutersexternal icon. Published May 28, 2020. Accessed July 23, 2020.

4 Stage HB, Shingleton J, Ghosh S, Scarabel F, Pellis L, Finnie T. Shut and re-open: the role of schools in the spread of COVID-19 in Europe. arXiv preprint arXiv:2006.14158. 2020 Jun 25.

2020年7月24日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