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本网站持续更新。在所有内容翻译完成之前,其中一些内容可能为英文。

让K-12学校管理人员为2020年秋季安全返校做好准备

让K-12学校管理人员为2020年秋季安全返校做好准备

学校是社区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支持儿童全面发展中起着关键作用,而不仅仅是他们的学业成就。

本指导方针旨在帮助学校管理人员考虑如何保护学生、教师、其他学校员工、他们的家庭和社区的健康、安全和福祉,并为今年秋季的教学做好准备。

本指导方针适用于为学生和教职员工在2020年秋季重返学校进行准备工作的K-12学校管理人员。学校管理人员是指负责监督K-12学校日常运营的人员,可能包括学区负责人、校长和副校长。

对于所有管理人员至关重要的是:

  • 参与并鼓励学校和社区的每个人采取预防措施。这些最重要的措施将有助于学校安全复课并保持开放。
  • 实施多种缓解SARS-CoV-2的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布制面罩、保持手部卫生和进行分组)。
  • 以适合学生和教职员工情况的方式沟通教育加强适当的卫生和社交距离措施。
  • 将SARS-CoV-2缓解措施纳入课内和课外活动(例如限制或取消参加难以保持社交距离的活动)。
  • 保持健康的环境(例如清洁和消毒经常接触的表面)。
  • 做出决定时要考虑到社区传播水平。
  • 在可行情况下,重新利用未使用或未充分利用的学校(或社区)空间(包括室外空间),以增加教室空间和扩大社交距离。
  • 针对学生或教职员工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情况制定积极的计划。
  • 与州和地方卫生部门制定计划,以在出现阳性病例时进行病例追踪。
  • 指导父母和看护者,让他们了解在家中监测和应对COVID-19症状的重要性。
  • 与州和地方卫生部门建立持续的沟通渠道,以随时了解所在地区COVID-19的传播和应对情况。

本文件所述指导方针基于目前可获得的最佳依据。本指导方针旨在补充而非取代学校必须遵守的任何州、地方、地区或部落的健康与安全法律、法规和规定。

学校管理人员的主要考虑事项
  • COVID-19在邻近社区和学生、教职员工居住社区的传播率
  • 适合学校/地区和社区需要的分组方法(例如让学生留在教室里,错开学生返校时间,让同一名教师和同一群学生待在一起)
    • 是否可以重新利用未使用或未充分利用的学校空间(包括室外空间),以增加教室空间并加大社交距离?
  • 在学校同时实施多项防止COVID-19传播的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布制面罩、保持手部卫生和进行分组)
  • 学校和社区沟通、教育和加强个人预防行为,防止COVID-19在学校和社区传播的最佳做法
  • 将减少COVID-19传播的措施纳入课内和课外活动(例如限制参加难以保持社交距离的活动)
  • 为出现有人生病的情况制定计划和应对准备
  • 与州和地方卫生当局合作制定计划,以在出现阳性病例时进行接触者追踪
  • 与各家庭就家庭症状筛查进行适当沟通

学校的关键作用

本指导方针的首要目的是保护学生、教师、其他学校员工、他们的家庭和社区的健康、安全和福祉。

学校是社区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们为学生提供安全、支持性的学习环境,具备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从而使家长、监护人和看护者能够维持自己的正常工作。学校还提供关键服务,帮助降低健康差异,例如学校膳食计划,以及社交、身体、行为和心理健康服务。学校的关闭将会妨碍向儿童和家庭提供这些关键服务,并给家庭带来额外的经济和心理压力,从而增加了家庭冲突和暴力的风险。 [1], [2]

学校起到的独特而关键的作用使其成为开放和保持开放的优先考虑对象,从而使学生在得到学术指导的同时也能获得支持以及关键服务。为了优先考虑学校的安全开放并帮助学校保持开放状态,社区应考虑采取措施缓解社区传播。CDC的针对存在COVID-19传播的社区实施缓解措施制定了社区缓解策略,以减少或预防COVID-19的传播,从而帮助学校安全开放并保持开放状态。认识到提供安全的实地教学的重要性,社区可能还需要检查当前尚未被充分利用的其他公共或私人空间(包括室外空间),确认它们是否可以安全地用于学校和教学目的,从而为学校提供帮助。

2020年秋季返校给学校带来了新的挑战,包括实施缓解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离、清洁和消毒、保持手部卫生、佩戴布制面罩),解决学生的社会、情感和心理健康需求,弥补潜在的学业损失,并为学校社区更广泛地发生COVID-19病例的可能性做好准备。

本指导方针提供以下内容的相关信息:

  • 目前对学龄儿童的COVID-19相关知识
  • 安全返校的重要性
  • 目前对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在学校传播的了解情况及其对社区传播的影响
  • 幼儿园到12年级 (K-12) 学校的管理人员可以为实地教学制定计划并做好准备,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关闭可能带来的影响

儿童的SARS-CoV-2体征和症状、负担与传播的相关知识

体征和症状

儿童中常见的COVID-19症状包括发烧、头痛、咽痛、咳嗽、疲劳、恶心/呕吐和腹泻。 [3]但是,许多感染了导致COVID-19的病毒的儿童和成年人并未表现出症状(这意味着他们没有出现病征或症状)。

COVID-19对儿童的影响

数据的收集和分享(包括该疾病如何影响不同的地方和人群)对于了解COVID-19疫情情况和所带来的负担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学校官员应根据获得的数据(包括社区传播水平及其在学校实施适当缓解措施的能力)来决定是否重新开放学校。与成年人相比,儿童患上COVID-19的风险更低。虽然有些儿童感染了COVID-19,但成年人在报告的COVID-19病例中占比将近95%。 [4]早期报告显示,与成年人相比,儿童感染COVID-19的可能性较小,即使他们感染了COVID-19,病情一般也并不严重。 [5]截至2020年7月21日,在美国报告的6.6%的COVID-19病例​​​​​​​与不到0.1%的COVID-19相关死亡病例为18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 [6]

早期报告表明,儿童的COVID-19病例数可能会因年龄和其他因素而有所不同。与10岁以下的儿童相比,10-17岁的青少年更有可能感染SARS-CoV-2 [7], [8] ,但青少年患重症的风险似乎并不高。  [9]与非西班牙裔白人儿童相比,西班牙裔/拉丁美洲裔儿童目前发生COVID-19的比例更高。患有某些基础疾病的儿童和成年人患上COVID-19重症的风险更高 [10]重症意味着他们可能需要住院、重症监护或使用呼吸机来帮助呼吸,甚至可能死亡。有智力和发育障碍的儿童更有可能患上合并症(例如呼吸系统疾病;内分泌、营养和代谢性疾病;以及循环系统疾病),这可能会增加他们患上COVID-19重症的风险。 [11]尽管很少见,但一些儿童在接触SARS-CoV-2后已发展成多系统炎症综合症 (MIS-C) 。截至2020年5月20日,大多数因MIS-C而住院治疗的儿童已经康复。 [12]

关于SARS-CoV-2在儿童之间传播的数据有限。来自其他国家的证据表明,大多数感染COVID-19的儿童是由家庭成员传染的。 [13]例如,韩国和越南的第一批儿科患者极有可能与成年家庭成员有过接触。 [14], [15]据法国、澳大利亚和爱尔兰的一些学校对感染COVID-19的学生进行接触者追踪后发表的报告显示,与家庭接触者相比,学生不太可能将病毒传播给其他学生。 [16], [17] [18]然而还需要对儿童和家庭成员之间的SARS-CoV-2传播进行更多的研究。

学校如何重新开放以及对SARS-CoV-2传播影响的相关信息

国际上,各学校已使用多种方法来应对COVID-19。 [19], [20]例如中国、丹麦、挪威、新加坡和台湾在入学时都需要进行体温检查。 [21]大多数国家/地区已经改变了原先的运营方式,以减少班级人数,增加学生之间的身体距离,并将学生分成固定小组,从而减少接触(即分组)。 [22]此外,许多国家都错开上学时间、上课和下课时间,并交替换班以保持社交距离。在一些地方,这意味着根据年级范围或需要,只有部分学生返校。例如,丹麦是第一个重新开放学校的欧洲国家。丹麦通过限制班级规模和采取其他社交距离措施,让学生分批返校(比如,一组先上学,另一组晚些再上学)。  [23]年龄较小的学生(12岁以下)首先返校,因为他们的健康风险较低,并且需要比年龄较大的学生更多的监督。班级规模缩小,以保持身体距离。在台湾,学生必须在返校时接受强制性体温检查并佩戴口罩。台湾依靠当地决策来决定是否需要根据感染率选择关闭教室或学校,而非全国范围内关闭学校。 [24]

关于返校是否会导致传播增加或疫情爆发的证据不一。 例如,据丹麦的初期报告,为2-12岁的学生重新开放学校和儿童保育中心后,社区的病例略有增加。随后,病例在年龄介于1至19岁的儿童中稳步下降。 [25]相反,在重新开放和放宽社交距离措施之后,以色列出现了新的病例激增和校内爆发。目前尚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病例增加,以及学校采取了哪些其他缓解措施。 [26]2020年夏季,德克萨斯州托儿所报告了1,300多例COVID-19病例;但是,被诊断出的工作人员是儿童的两倍,这表明儿童患上COVID-19的风险可能比成年人低。 [27]

学校重新开放时,对社区传播风险的考量将十分重要。国际范围内的学校有证据表明,在SARS-CoV-2传播率低的社区中,学校的重新开放是安全的。 [28]来自欧洲的计算机模拟数据表明,学校的重新开放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原本传播已经很高的社区的传播风险。 [29]需要对学校所采用的缓解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布制面罩、保持手部卫生以及使用分组)进行更多研究和评估,以确定哪些措施最为有效。此类研究将增进人们了解缓解措施对于学校的SARS-CoV-2传播风险的影响,而对学校传播的持续监测也将有助于及时发现疫情并防止更广范围的传播。

开放学校进行面授教学为何重要?

虽然开放学校与开放任何建筑或设施一样,确实会对COVID-19的传播造成风险,但很多原因也可以说明,在2020年秋季开放学校进行实地教学也同样重要。

学校在增进社区福祉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学校是社区基础设施的基本组成部分。学校为孩子们提供安全、支持性的环境、配套建设和日常活动,并为孩子和家庭提供其他必要的支持服务。学校拥有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使得父母、监护人和看护者能够维持自己的正常工作,在社区的经济健康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学校提供重要的教学和学业支持

学校提供重要的教学和学业支持,使学生和社区在短期和长期内均能有所受益。K-12教育机构的主要作用和优先事项是提供适合年龄的指导并支持学生的学业发展。学校的重新开放将为学生提供面对面的指导,促进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交流,并为学生提供关键的学业服务,包括校内辅导、特殊教育和其他专业的学习支持。

研究表明,学生在学校关闭和暑假期间造成了学业损失。 [30]针对学生的面对面教学比虚拟学习更具优势,特别是当虚拟学习并非所计划的教学形式,且学校没有资源或能力完全过渡到虚拟学习时。面对面课堂教学对许多学生而言,增加了学生与教师之间以及学生与同伴之间的人际互动。 [31]教师能够更积极地参与学生的学习,在学生遇到困难时给予反馈,并促进学生之间的主动学习。 [32]

对于有额外学习需求的学生而言,面对面教学可能更为有益。残疾儿童可能无法通过虚拟方式获得其个性化教育计划 (IEP) 或504计划所需的专门指导、相关服务或额外支持。 [33]学生也可能无法通过虚拟方式获得高质量的英语语言学习(ELL)。 [34]

如果学校关闭而不提供面对面教学,教育成果上的差异可能会因此增加,因为某些家庭可能没有能力充分参与远程学习(例如计算机和互联网访问问题,父母、监护人或看护者由于工作而支持不足),并可能依赖于辅助孩子学业成功的学校服务。在学校因COVID-19关闭之前就一直存在的成就差距(如收入水平和种族以及族裔群体之间的差距)可能会恶化,并对儿童的教育成果、健康以及家庭和社区的经济福祉造成长期影响。 [35] [35]尽管某些种族/族裔群体对高比率COVID-19的担忧可能会增加主要面向少数族裔学生学校的关闭计划,但同时还应该考虑到,这些学校也可能是学生获得其他服务和支持(如营养和支持服务)最依赖的学校。

学校在支持孩子的全面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非仅仅是学生的学业成就

学校可以增强学生的社交和情感健康

K-12年级孩子之间的社交互动不仅对于情感健康很重要,而且对于孩子的语言、沟通、社交和人际交往能力也很重要。 [37]由于COVID-19,一些学生在离开学校的情况下可能加剧了社交孤立和焦虑感。恢复实地教学可以有助于学生的社会和情感健康。 [38]学校可以为孩子们的社会化提供基础。当孩子离开学校后,他们可能会脱离自己的社交网络和同龄人的社交支持。学校可以通过课程来促进孩子的社会和情感健康,培养学生认识和管理情绪的技能,设定和实现积极的目标,欣赏他人的观点,建立和维持积极的关系,并做出负责任的决定。 [39]

通过学校的支持和服务来促进学生的心理健康

学校是学生从朋友、老师和其他工作人员那里获得情感和心理支持的重要场所。长时间的学校关闭会让一些学生感到孤立,与朋友疏离以及得不到其他成年人的爱心帮助。 [40]学校还为可能在校外无法获得这些服务的孩子提供重要的心理、精神和行为健康(例如心理咨询,心理和行为评估)服务。学校的关闭会限制这些服务的提供。此外,COVID19疫情带来的孤立和不确定性可能会在剥夺重要社会支持来源的同时造成绝望和焦虑感。一些学生可能经历了因COVID-19而失去亲人的创伤。当没有了学校为学生的日常生活带来的规律与条理时,他们的焦虑和抑郁就会增加。最后,课间休息和体育活动可以帮助改善学生的焦虑和悲伤感。这些体育活动应在安全、支持性的环境中定期向学生提供,包括保持身体距离和减少学生之间密切接触的措施。

其他特殊服务的连续性对学生的成长至关重要

依靠关键服务,例如学校膳食计划、特殊教育和相关服务(例如语言和社工服务、职业治疗)和课后服务计划的学生在学校关闭后,将无法使用这类学校健康计划和服务,其健康状况和学业成绩会面临更大挑战。 [41]在学校关闭期间,学生获得此类关键服务的机会有限,有可能导致教育和健康方面的差距和不平等现象增加。

K-12学校如何为学生返校进行实地教学做准备

预计社区将出现的COVID-19病例

国际经验表明,即使一所学校仔细协调、计划和准备,病例仍可能在社区和学校内发生。对社区中发生COVID-19的病例进行预计和规划,可以帮助每个人在发现一个或多个病例时做好准备。

协作、计划和准备

管理人员应与当地公共卫生官员协作,及时了解社区内COVID-19的传播情况。此外,计划和准备是管理人员可以安全重新开放学校要采取的基本步骤:

  • CDC的学校考虑事项提供了详细建议,帮助学校为减少COVID-19传播进行计划和准备,建立健康的环境并维持健康的运营。本指导方针包含有关实施缓解措施的信息,例如在校车、教室和学校其他区域保持身体距离、健康卫生习惯、清洁和消毒、使用布制面罩、错开学生的日程安排以及为教职员工的缺勤制定计划(例如后备人员配备计划)。
  • 管理人员可以考虑的一项重要措施是分组(或“组群”),即一组学生(有时是教师)在整个上课日待在一起,以最大程度减少学生和教职员工在整个学校环境中的接触。小学阶段,在学校的大部分时间里让同一班级在一起上课可能更容易做到。在初中和高中阶段,让学生和教师分组上课可能更加困难。但是,一些措施(如创建分组时间表或让学生按年级分开)可以使得较小的学生群体在一起,减少混合。将更少的学生群体集中在一起的策略也有助于减少COVID-19病例在学校发生时的影响。如果一名学生、教职员工的SARS-CoV-2检测呈阳性,同组的人也应进行检测,并留在家中,直到检测结果呈阴性或进行隔离。限制接触有助于防止对学校和社区的其他人造成影响。学校应建立系统,支持需要在家接受隔离或检疫隔离的学生继续接受服务或继续学习。这包括在线学习、学校膳食和其他服务。有额外需求的学生(包括难以坚持缓解措施的残疾儿童)也应采取同样措施。

COVID-19期间学校的运营:开学时使用的指导原则和缓解措施

为可能出现的COVID-19病例和增加的学校社区传播做好准备

学校应做好校内出现COVID-19病例和接触的防范准备。学生返校后,学校与当地卫生官员的协作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因为他们可以定期提供有关社区COVID-19情况的最新信息,并帮助支持和保护学生以及教职员工的健康和福祉。制定计划以维持教学,并确保学生获得特定服务,这一点也至关重要。

制定有关学校运营的决策

管理人员应根据多种因素与当地卫生官员合作制定决策,这些因素包括社区传播水平,学生和教职员工中是否出现病例,当地公共卫生官员用以评估COVID-19情况的其他指标,以及学校内是否实施了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分组等。

什么是社区传播水平

根据当地卫生官员报告的社区传播水平,学校可以实施一些具体措施:

  • 如果不存在或仅最小程度存在社区传播,则应加强日常预防措施,确保学校设施(包括校车)内的适当通风,保持清洁和消毒措施仍很重要。这些措施可有助于最大程度地减少潜在的接触。学校还应监测教职员工和学生的缺勤情况,以了解缺勤的趋势,并确定缺勤原因是否为COVID-19、导致隔离的症状、对学校环境和个人健康与安全的担忧,或检测结果呈阳性。在公共卫生官员建议的时间范围内,任何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人员都应待在家中并进行自我隔离。任何与COVID-19检测呈阳性或出现症状的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均应接受检测,并待在家中直到收到阴性结果,或待在家中监测症状
  • 如果社区传播是最小到中等程度,则学校应采取上述措施,并继续实施缓解策略,例如保持社交隔离,佩戴布制面罩,加强日常预防措施以及保持清洁和消毒。这还包括确保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分组尽可能固定,并限制学生和教职员工组别的混合。
  • 如果存在重度并可控的社区传播,则有必要采取重大缓解措施。这些措施包括采取上述所有措施,并确保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分组尽可能保持固定,限制学生和教职员工组别的混合,取消校外参观、大型集会和活动,以及关闭公共空间(例如自助餐厅、媒体中心等)。
  • 如果存在重度且不可控的社区传播,则学校应与当地卫生官员密切合作,以决定是否维持学校运营。在决定是否有必要关闭学校时,学生、教职员工及其家人的健康、安全和福祉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社区可以通过实施降低社区传播水平的措施来支持学校保持开放。但是,如果不能降低社区传播水平,关闭学校是一项重要的考虑措施。在学校关闭的情况下,应该制定虚拟学习计划。

学生或工作人员的SARS-CoV-2检测是否呈阳性

如果学校社区内有人(例如学生、教职员工)的SARS-CoV-2检测呈阳性,则评估风险水平对于确定是否应关闭、何时关闭以及学校部分或全部关闭多长时间很重要。K-12管理人员还可以参考CDC关于K-12学校管理人员进行SARS-CoV-2检测的临时考虑事项,其中提供了有关病毒诊断检测的其他信息。学校发生一起COVID-19病例不太可能需要关闭整个学校,尤其是在社区传播水平不高的情况下。在关闭之前,应考虑上述社区传播水平和与SARS-CoV-2检测呈阳性个人的密切接触程度。在决定一所学校或学校的一部分关闭多长时间时,也应该考虑这些变量。如果学校内部的病毒传播高于社区传播,或如果学校是疫情的源头,管理人员应与当地卫生官员合作,以确定是否有必要暂时关闭学校。应向检测呈阳性或与检测呈阳性个人有过密切接触的学生和教职员工提供指导,告知何时结束自我隔离或结束检疫隔离是安全的。 

  • 当地公共卫生官员还使用哪些其他指标来评估COVID-19的情况?地方卫生官员可以通过检查用于确定社区传播水平和疾病严重程度的公共卫生指标pdf icon来帮助制定与学校运营有关的决策。例如,卫生护理能力(如人员配备、ICU病床占用率)、新发现的COVID-19病例变化以及社区SARS-CoV-2感染检测阳性患者的百分比等指标,这些可能有助于确定是否维持或修改学校运营。这些指标由州、地方、部落和地区的卫生保健官员制定,应与学校共享以供决策。 
  • 学校内是否实施分组方法?学生和教职员工在学校的混合程度也应加以考虑。如果将学生分组,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学生混合,则与COVID-19患者的接触可能仅限于某个特定组群,而不会对学校其他成员构成广泛威胁。与COVID-19感染者有过密切接触的同伴可以按照CDC关于检疫隔离自我隔离的指导方针,改用虚拟学习并待在家中,学校也可以继续开放。

与各家庭、员工和其他伙伴进行沟通

在准备返校时,应定期与学生、家庭、教职员工进行交流,使他们了解学业标准、膳食计划服务以及学生和家庭依赖的其他学校基本服务。

与各家庭、员工和其他伙伴的定期沟通应包括:

  • 关于学校和社区COVID-19情况的最新信息
  • 学校出现COVID-19病例时的通知(在通报学生健康状况时,学校应注意避免披露个人身份信息,并应遵守所有适用的隐私要求,包括《家庭教育权利和隐私法案》的要求)
  • 解释对家长、学生、教职员工返校时的要求;特别是沟通以下相关内容:

在学校关闭期间,家庭和学生必须与社区服务提供者作出替代安排以获得服务(例如物理或职业治疗、语言治疗、心理健康服务),他们可能需要额外的支持和沟通,以便在返回学校后制定过渡计划。此外,一些家庭可能经历了严重困难,这增加了需要或有资格获得某些服务(例如学校膳食计划)的学生人数。在准备开放之际,学校可以采取行动进行确认和提供支持,并与需要启动新服务的家庭进行沟通。管理人员可以与社区伙伴合作,在恢复正常日程的过渡期间计划面向学校的额外服务和项目,以应对心理健康服务需求的增加。

什么是分组?

分组(有时称为组群)是一个新术语,指的是学校为减少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传播而采取的一种策略。这些策略通过在预先确定的一段时间内将学生(有时是教职员工)分组集中在一起来发挥作用。理想情况下,同一组群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只会与同一组群的其他人有近距离身体接触。这种做法可以通过尽可能限制学生和教师的交叉接触来帮助防止COVID-19的传播,因此:

  • 减少接触或传播SARS-CoV-2的机会
  • 减少与共用表面的接触
  • 在出现阳性病例时促进更有效的接触者追踪
  • 在出现一个或多个阳性病例的情况下,允许针对单个分组而非整个学校范围进行针对性的检测、检疫隔离和/或感染隔离

在美国的许多小学里,分组策略是一种常见做法。许多小学生在整个学年都被分配同样的教师和同学。该策略的实施因环境和资源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例如:

  • 学校可以把学生集中在一间教室,教师在教室之间轮换。
  • 学校可以按天或周轮流分组,各组分配特定的天数或周数。
  • 学校可以采取混合方法,一些组分配实地教学,另一些组则分配在线学习。

分组对COVID-19传播影响的证据有限。来自其他病毒性疾病疫情和在国际环境下学校重新开放的一些证据表明,分组可能是减缓COVID-19传播的一个重要工具。但必须指出的是,这些研究是在传播水平较低的社区中进行的,情况非常不同。

参考资料
  1. Capaldi, D. M., Knoble, N. B., Shortt, J. W., & Kim, H. K. (2012).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isk factors for 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Partner abuse, 3(2), 231-280
  2. 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and Child Abuse Considerations During COVID-19pdf icon. 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 2020.
  3.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ldren — United States, February 12–April 2, 2020.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422–426.
  4. CDC COVID Data Tracker. Accessed on July 6, 2020.
  5.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ldren — United States, February 12–April 2, 2020.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422–426.
  6. CDC COVID Data Tracker. Accessed on July 21, 2020.
  7.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ldren — United States, February 12–April 2, 2020.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422–426.
  8. CDC COVID Data Tracker. Accessed on July 6, 2020.
  9.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ldren — United States, February 12–April 2, 2020.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422–426.
  10.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ldren — United States, February 12–April 2, 2020.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422–426.
  11. Turk, M. A., Landes, S. D., Formica, M. K., & Goss, K. D. (2020). Intellectual and developmental disability and COVID-19 case-fatality trends: TriNetX analysis. Disability and Health Journal, 100942.
  12. Feldstein LR, Rose EB, Horwitz SM, Collins JP, Newhams MM, Son MB, Newburger JW, Kleinman LC, Heidemann SM, Martin AA, Singh AR. 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 in US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June 29, 2020]. New Eng J Med. DOI: 10.1056/NEJMoa2021680
  13. Rajmil L. Role of children in the transmission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a rapid scoping review. BMJ Paediatr Open. 2020;4:e000722.
  14. Park JY, Han MS, Park KU, Kim JY, Choi EH. First pediatric case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Korea. J Korean Med Sci. 2020;35:e124.
  15. Le HT, Nguyen LV, Tran DM, Do HT, Tran HT, Le YT, Phan PH. The first infant case of COVID-19 acquired from a secondary transmission in Vietnam. Lancet Child Adolesc Health. 2020;4:405-6.
  16. Danis K, Epaulard O, Bénet T, Gaymard A, Campoy S, Botelho-Nevers E, et al. Cluster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in the French Alps, 2020. Clin Infect Dis.2020; ciaa424,
  17. National Centre for Immunisation Research and Surveillance (NCIRS). COVID-19 in schools – the experience in NSW. Sydney,Australia: NCIRSpdf icon; 2020.
  18. Laura H, Geraldine C, Ciara K, David K, Geraldine M. No evidence of secondary transmission of COVID-19 from children attending school in Ireland, 2020. Euro Surveill. 2020;25:pii=2000903.
  19. Melnick, H., & Darling-Hammond, L. (with Leung, M., Yun, C., Schachner, A., Plasencia, S., & Ondrasek, N.). (2020). Reopening school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Health and safety guidelines from other countries (policy brief). Palo Alto, CA: Learning Policy Institute.
  20. Sheikh A, Sheikh A, Sheikh Z, Dhami S. Reopening schools after the COVID-19 lockdown. J Glob Health. 2020 Jun;10(1):010376.
  21. Melnick, H., & Darling-Hammond, L. (with Leung, M., Yun, C., Schachner, A., Plasencia, S., & Ondrasek, N.). (2020). Reopening school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Health and safety guidelines from other countries (policy brief). Palo Alto, CA: Learning Policy Institute.
  22. Guthrie BL, Tordoff DM, Meisner J, Tolentino L et al., Summary of School Re-Opening Models and Implementation Approaches During the COVID 19pdf icon Pandemic [Accessed July 13, 2020].
  23. Melnick, H., & Darling-Hammond, L. (with Leung, M., Yun, C., Schachner, A., Plasencia, S., & Ondrasek, N.). (2020). Reopening school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Health and safety guidelines from other countries (policy brief). Palo Alto, CA: Learning Policy Institute.
  24. Melnick, H., & Darling-Hammond, L. (with Leung, M., Yun, C., Schachner, A., Plasencia, S., & Ondrasek, N.). (2020). Reopening school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Health and safety guidelines from other countries (policy brief). Palo Alto, CA: Learning Policy Institute.
  25. Reopening schools in Denmark did not worsen outbreak, data shows. (2020, May 28). Retrieved July 3, 2020.
  26. Estrin, D. (2020, June 3). After Reopening Schools, Israel Orders Them To Shut If COVID-19 Cases Are Discovered. Retrieved July 3, 2020.
  27. Spells A. and Jones CK. Texas coronavirus cases top 1,300 from child care facilities alone. CNN. Published 2020. Accessed July 8, 2020.
  28. School openings across globe suggest ways to keep coronavirus at bay, despite outbreaks. Science. Retrieved July 10, 2020.
  29. Stage HB, Shingleton J, Ghosh S, Scarabel F, Pellis L, Finnie T. Shut and re-open: the role of schools in the spread of COVID-19 in Europe. arXiv preprint arXiv:2006.14158. Retrieved 2020 Jun 25.
  30. Dorn E, Hancock B, Sarakatsannis J, Viruleg E. COVID-19 and student learn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hurt could last a lifetime. Retrieved July 4, 2020.
  31. Fitzpatrick, B. R., Berends, M., Ferrare, J. J., & Waddington, R. J. (2020). Virtual Illusion: Comparing Student Achievement and Teacher and Classroom Characteristics in Online and Brick-and-Mortar Charter Schools. Educational Researcher, 49(3), 161–175.
  32. Fitzpatrick, B. R., Berends, M., Ferrare, J. J., & Waddington, R. J. (2020). Virtual Illusion: Comparing Student Achievement and Teacher and Classroom Characteristics in Online and Brick-and-Mortar Charter Schools. Educational Researcher, 49(3), 161–175.
  33. Petretto DR, Masala I, Masala C. 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 distance learning, inclusion and COVID-19. Education Sciences, 10, 2020;154. doi:10.3390/educsci10060154
  34. Granados A, Parker C, Boney L. How is COVID-19 affecting ESL students?. EducationNC. Published 2020. Accessed July 13, 2020.
  35. Dorn E, Hancock B, Sarakatsannis J, Viruleg E. COVID-19 and student learn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hurt could last a lifetime. Retrieved July 4, 2020.
  36.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Office of 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Consolidated State Performance Report, 2017–18. See Digest of Education Statistics 2019.
  37. Fitzpatrick, B. R., Berends, M., Ferrare, J. J., & Waddington, R. J. (2020). Virtual Illusion: Comparing Student Achievement and Teacher and Classroom Characteristics in Online and Brick-and-Mortar Charter Schools. Educational Researcher, 49(3), 161–175.
  38. Fitzpatrick, B. R., Berends, M., Ferrare, J. J., & Waddington, R. J. (2020). Virtual Illusion: Comparing Student Achievement and Teacher and Classroom Characteristics in Online and Brick-and-Mortar Charter Schools. Educational Researcher, 49(3), 161–175.
  39. Collaborative for Academic, 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 (CASEL). What is SEL? Website. Accessed July 4, 2020.
  40. Loades et al. Rapid systematic review: The impact of social isolation and loneliness on the mental health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J Am Acad Child Adolesc Psych. 2020; preprint.
  41. Basch C. Healthier students are better learners: high-quality, strategically planned, and effectively coordinated school health programs must be a fundamental mission of schools to help close the achievement gap. J Sch Health. 2011;81:650-662.
2020年8月1日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