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本网站持续更新。在所有内容翻译完成之前,其中一些内容可能为英文。

K-12学校分阶段缓解运营战略

K-12学校分阶段缓解运营战略

近期变更总结

执行摘要

在社区计划K-12学校安全提供面授教学的同时,有必要决定何时以及在何种情况下帮助保护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并减缓COVID-19致病病毒SARS-CoV-2的传播。至关重要的是,学校应尽快安全开学,并保持开放,以发挥面授学习和关键支持服务的you'shi。为了确保学校安全开学并保持开放,必须采取并持续实施行动,减缓SARS-CoV-2在学校和社区的传播。这意味着所有社区成员、学生、家庭、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都应采取行动,在其生活、工作、学习和玩乐的地方保护自己和他人。简而言之,成功防止SARS-CoV-2在学校的传入和随后的传播,与在更广泛的社区预防传播密切相关,并能从中受益。

本运营战略在发布时根据最佳证据提出建议。随着有关COVID-19的科学和数据持续发展,指导方针和建议将进行更新,以反映最新证据。本文件旨在补充CDC针对K-12学校的指导方针、工具和资源,包括COVID-19期间的学校运营指导方针SARS-CoV-2 (COVID-19) 检测概述。本文件是对美国教育部《中小学安全重新开放策略手册》pdf iconexternal icon的补充。它反映了在CDC的《K-12学校SARS-CoV-2传播科学简报》中总结的儿童和青少年中COVID-19的证据,以及学校中SARS-CoV-2传播的已知情况。本运营战略为学校重新开放提供了途径,并通过持续采取缓解策略,特别是普遍和正确使用口罩及保持身体距离,帮助学校保持开放。

有证据表明,许多严格执行缓解策略的K-12学校能够安全地提供面授教学,并保持开放。1本文件提供支持K-12学校开展面授教学的运营策略,并通过一系列缓解措施保持学校开放。这些基本要素包括:

  1. 坚持实施分层缓解策略以减少学校中的SARS-CoV-2传播​​​​​​​
  2. 反映社区风险水平的社区传播指标
  3. 基于社区传播水平的分阶段缓解措施和学习模式

以下公共卫生工作为学校预防COVID-19提供了更多层次:

  • 检测以识别SARS-CoV-2感染者,限制传播和疫情爆发
  • 在供应允许的情况下,为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以及社区接种疫苗

健康平等注意事项

缺乏现场教学可能会使来自资源匮乏社区的儿童处于不利地位,这些社区可能包括大量少数族裔、英语学习者和残障学生。在制定K-12学校安全提供面授教学的计划时必须考虑为促进学生和工作人员公平获得健康教育环境方面要作出的努力。因此,学校重新开放计划的基本要素应考虑到受COVID-19感染和严重后果影响的社区和群体。学校在促进受COVID-19严重影响群体的教育和卫生公平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提供面授教学的K-12学校安全运营基本要素

  1. 减少学校中SARS-CoV-2传播的缓解措施

无论社区传播水平如何,所有学校都应采用分层缓解策略。五项关键的缓解策略对于安全提供面授教学和帮助减缓COVID-19在学校的传播至关重要:

提供面授教学的学校应优先考虑两种缓解策略:

  1. 在所有社区传播水平情况下,均应要求普遍和正确使用口罩。要求所有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坚持并正确使用口罩,防止SARS-CoV-2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
  2. 最大程度保持身体距离(至少6英尺)。为了确保身体距离,学校应制定政策并实施结构性干预措施,以促进人与人之间保持至少6英尺的身体距离。建议采用分组或群组方式,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学校环境中的接触。

所有缓解措施都会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同时实施分层措施可提供最大程度的保护。CDC的K-12学校COVID-19缓解工具包pdf icon包括资源、工具和清单,以帮助学校管理人员和学校官员为学校进行面授教学做好准备。这些工具和资源包括解决健康平等注意事项的各个方面,如班级规模、互联网连接、使用公共交通和其他主题。

  1. 社区传播指标

学校管理人员应与当地公共卫生官员合作,评估社区的风险水平,因为在学校环境中引入病例的风险取决于社区传播水平。CDC建议使用两种衡量社区负担的指标来确定传播风险水平:过去7天每100,000万人的新增病例总数;最近7天内核酸扩增检测(NAAT)结果呈阳性的百分比。​​​​​​这两项社区负担指标可用于评估SARS-CoV-2在周边社区(如县)的发病率和传播情况。任何特定地点的传播水平将随时间而变化,应每周重新评估其状况,并不断为计划提供信息。

虽然当社区传播指标较低时,学校接触SARS-CoV-2的风险可能较低,但这一风险也取决于学校和社区缓解措施的实施情况。如果社区传播率较低,但学校和社区没有实施或不坚持实施缓解措施,则学校接触和随后传播SARS-CoV-2的风险将会增加。或者如果社区传播率很高,但按照建议实施并严格遵守学校和社区缓解策略,则学校传播SARS-CoV-2的风险将会降低。

  1. 分阶段缓解措施、学习模式和检测

在任何水平的社区传播中,所有学校都可选择通过严格遵守缓解策略来提供面授学习(全部或混合)1。根据强调的分层缓解措施(包括要求普遍和正确使用口罩的学校政策)以最大程度降低SARS-CoV-2在学校传播的风险,所建议的学习模式各不相同。建议的学习模式(面授、混合、虚拟)取决于社区传播水平和严格遵守缓解措施的力度。

本文件提出了针对学校的运营计划,强调在各种社区传播水平情况下的缓解策略。

  • K-12学校应在社区已采取所有其他缓解措施之后最晚关闭,并且在能够安全地重新开放之后最先重新开放。相较于非必要的业务和活动,学校应优先重新开放,保持开放状态,进行面授教学。
  • 应优先考虑面授教学,而非包括体育和学校活动在内的课外活动,以最大程度降低学校的传播风险,支持面授学习。
  • 与青少年相比,年龄较小的儿童中COVID-19的发病率更低2,这表明年龄较小的学生(例如小学生)可能比年龄较大的学生(初高中生)因面授学习而导致学校传播的风险更小。
  • 对于重症高风险学生(包括有特殊健康护理需求的学生)或与高风险人群一起生活的学生的家庭,无论提供何种学习模式,都应为他们提供虚拟教学的选择。
  • 鼓励学校采用分组或群组的方式,特别是对中度(黄色)、大量(橙色)和高水平(红色)传播社区的学生,以便进行检测和接触者追踪,并尽量减少各组之间的传播。
  • 为在虚拟教学中存在学习落后可能性的人群提供服务的学校应优先重新开放,并提供必要的资源以实施缓解措施。
  • 在采用混合学习模式实施分阶段缓解措施时,学校应考虑优先为可能需要在学校环境中直接提供特殊教育和相关服务的残障学生,以及可能受益于在学校环境中接受基本教育的其他学生提供面授教学。

决策应以有关学校具体因素的信息为指导,如实施的缓解策略、当地需求、利益攸关方的投入、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的病例数量以及学校安全重新开放的经验。保持开放的决定应包括进一步加强缓解策略和继续监测病例发生率和检测阳性率以重新评估决定的考虑。

尽管周密计划并持续实施缓解措施,但仍可能出现一些情况导致学校官员考虑暂时关闭学校或学校的某些部分(如班级或年级)进行面授教学。这些决定应基于对各种因素的仔细考虑,并着重于确保学生、其家庭以及教师和工作人员的健康。此类情况可能包括正在发生疫情的教室或学校,以及病例发生率迅速或持续上升或对卫生保健能力造成严重负担的地区的学校。

多个SARS-CoV-2变种病毒正在全球流行。一些变种似乎比其他变种更容易和更快速地传播,这可能会导致更多的COVID-19病例。严格执行和遵守缓解策略对于控制SARS-CoV-2变种的传播至关重要。随着获得的信息越来越多,由于SARS-CoV-2变种导致的社区传播水平可能上升,也许需要更新缓解策略和学校指导方针,以考虑有关传播风险和缓解效果的新证据。

学校的其他COVID-19预防措施

检测

当学校实施检测并结合关键缓解策略时,他们可以发现新病例,以防止疫情,降低进一步传播的风险,并保护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免于感染COVID-19。

诊断检测

在各种水平的社区传播情况下,学校应向在学校出现COVID-19症状的任何学生、教师或工作人员提供诊断检测转诊服务。如果教师、工作人员和学生生病或接触过SARS-CoV-2,学校应建议他们留在家里,并建议这些人接受检测。学校也应将曾接触过COVID-19确诊或疑似病例的无症状人员进行转诊。在一些学校,校内保健专业人员(如学校护士)如果接受过样本采集培训,并获得了临床实验室改进修正(CLIA)豁免证书external icon,则可进行SARS-CoV-2诊断检测(包括快速、即时检测和抗原检测)。重要的是,学校保健专业人员能够获得正确使用个人防护用品(PPE)以及相关培训的机会。如果有COVID-19确诊病例,学校可以协助公共卫生官员确定哪些密切接触者需要接受检测,并进行确诊隔离检疫隔离。个人应在家中确诊隔离或检疫隔离,不应到校,应留在家中,直到能够安全地与他人共处。

筛查检测

一些学校也可以选择将筛查检测作为识别病例和预防二次传播的策略。筛查检测可作为进一步的缓解措施,以补充学校xian'y的缓解策略。筛查检测的目的是识别无症状(或症状前)、可能具有传染性的感染者,以便采取措施防止进一步传播。对于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应向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提供中度(黄色)、大量(橙色)和高水平(红色)社区传播筛查检测,向无症状和没有已知接触史的教师和工作人员提供低水平(蓝色)的社区传播筛查检测。实施筛查检测的其他注意事项包括:

  • 考虑到成人患上严重疾病的风险更高,学校和公共卫生官员在确定应选择哪些人进行筛查检测时,可考虑优先选择教师和工作人员,而不是学生。在选择学生时,学校和公共卫生官员可以优先选择高中生,然后是初中生,之后是小学生(如果适用)。
  • 公共卫生官员和学校管理人员可考虑将为COVID-19病例或严重疾病负担过重人群提供服务的学校列为优先检测对象。这可能包括种族和族裔比例中等或较大社区的学校(这些社区的COVID-19病例相对于人口规模的比例过高),以及位于距离遥远或无法获得检测资源而不能进行检测的地理区域中的学校。
  • 每个COVID-19检测场所都必须向州或地方卫生官员报告所进行的所有检测。采用检测的学校必须申请并收到临床实验室改进修正 (CLIA) external icon豁免证书。根据《新冠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 (CARES) 的要求,学校必须向州或地方公共卫生部门报告检测结果。
  • 应在自愿的基础上提供检测。校内检测必须征得家长或法定监护人(未成年学生)或个人(成人,包括成年学生和教师及工作人员)的同意。

在供应允许的情况下为教师和工作人员以及社区接种疫苗

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所从事的工作对社会的持续运转至关重要,并面临可能接触SARS-CoV-2的职业风险。各州、地区、地方和部落(STLT)官员应考虑在疫苗分配的早期阶段给予教师高度优先权限。免疫接种咨询委员会(ACIP)建议,一线基本服务员工,包括在教育部门工作的人员(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在1b阶段优先接种疫苗,其次是医护人员和长期护理机构的居民(1a阶段)。为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接种疫苗可被视为缓解和保护工作人员与学生的措施之一。最佳方式是尽量减少教师和其他一线基本服务员工获得疫苗接种的障碍,如安排在工作地点或工作地点附近的疫苗诊所。接种疫苗的机会不应被视为重新开放学校进行面授教学的条件。即使在教师和工作人员接种疫苗后,学校也需要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采取缓解措施,包括要求在学校佩戴口罩和保持身体距离。

背景

学校是社区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为学生提供了安全、支持性的学习环境,拥有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为家长、监护人和护理人员提供了能够正常工作的可能性。学校还通过提供包括校餐计划在内的关键服务,帮助减少健康差距,并促进获得社交、身体、行为和精神健康服务。由于校舍关闭并采用虚拟学习和混合学习,许多学生流失,或被迫中断了这些服务。学校SARS-CoV-2感染的发生反映了周围社区的传播情况。1在决定何时开放或重新开放学校进行面授学习时,了解周围社区内的SARS-CoV-2传播以确定学校引入和传播SARS-CoV-2的可能风险将十分重要。

有证据表明,K-12学校面授教学出勤率不是社区传播的主要驱动力2-5。尽管儿童可能感染SARS-CoV-2,也可能因COVID-19生病,并可能将病毒传播给他人3,6-7,但有证据表明,儿童比成人更不易感染,并且传染性较小8-9。此外,儿童患重症或死亡的可能性低于成人,而且更有可能无症状10-12。现有研究的证据表明,小学学龄儿童感染和传播SARS-CoV-2的风险可能低于重新开放初中和高中的风险1,3,9,13。因此,有证据表明,有必要根据青少年的易感性和传染性高于较年幼儿童的情况调整缓解策略。数据表明,社区有可能在降低COVID-19病例的同时,保持学校开放以提供面授教学2。此外,学校持续实施缓解措施的模式表明其在限制学校的疫情和感染方面取得了成功14-18。CDC的《关于K-12学校SARS-CoV-2传播的科学简报》总结了儿童和青少年中COVID-19的证据,以及学校SARS-CoV-2传播的已知情况。

国际和国内经验表明,即使学校认真协调、计划和准备提供面授教学,COVID-19病例仍有可能发生14,19。对发生在学校的一个或多个COVID-19病例进行预期和规划,可以帮助学校立即作出反应,减轻影响,最大程度地减少校内传播,并让学校能够保持开放以提供面授教学。如果能够坚持并正确使用缓解策略,就能降低在学校环境内传播的风险1,14,17。为了让学校能够安全地进行面授教学,还必须考虑社区传播水平和学校传播风险之间的联系。社区如果全面实施并严格遵守多种缓解策略,特别是普遍并正确佩戴口罩,将会降低社区和学校内的COVID-19发病率,从而保护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

提供面授教学的K-12学校安全运营基本要素

CDC已为缓解策略制定了指导方针,K-12学校的管理人员可用以帮助保护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减缓COVID-19的传播。如果严格遵守缓解策略2,K-12学校则可安全开放,提供面授教学,并保持开放20。此外,COVID-19的发病率与学校环境中的疫情以及社区传播水平之间关系密切,突显了控制社区疾病传播以保护学校教师、工作人员和学生的重要性1。本文件提供运营策略,帮助K-12学校通过结合一整套缓解和控制措施,以安全地提供面授教学。

  1. 坚持实施分层缓解策略以减少学校中的SARS-CoV-2传播​​​​​​​
  2. 反映社区风险水平的社区传播指标
  3. 基于社区传播水平的分阶段缓解措施和学习模式

以下公共卫生工作为学校提供了进一步的COVID-19预防措施:

  • 检测以识别SARS-CoV-2感染个体,限制传播和疫情
  • 在供应允许的情况下,为教师、工作人员和社区接种疫苗

健康平等注意事项

长期存在的系统性健康和社会不平等,使许多种族和少数族裔因感染COVID-19而患病和死亡的风险增加。美洲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土著人、黑人和西班牙裔受COVID-19影响的比例较高;这些差异也体现在儿童中11。人们生活、学习、工作、娱乐和聚集场所的情况影响着广泛的健康风险和结果,如接触SARS-CoV-2、感染、重症和死亡。

缺乏面授教学可能使不同背景的儿童处于不利地位,特别是资源贫乏社区中的儿童可能处于教育劣势。这些学生也许不太可能获得虚拟学习的辅助工具,他们更可能依赖于学校提供的重要资源,如食品计划、特殊教育和相关服务、咨询和课后计划。一些家长和看护人的工作灵活性可能较低,如果学校不提供面授教学,他们将无法待在家里照顾孩子,并帮助进行虚拟学习。另一方面,某些种族和族裔群体因COVID-19而生病和产生严重后果的负担比例偏高。这些健康差异甚至在学龄儿童中也很明显11,这表明面授教学可能会加大这些高比例人群受COVID-19影响的风险。由于这些原因,与面授教学有关的健康公平注意事项是这一复杂决策要考虑的部分。为了能够向服务于受COVID-19严重影响的种族和族裔群体的学校提供面授教学,学校管理人员和公共卫生官员可以共同努力,协助学校规划和实施综合缓解策略,动员社区合作伙伴参与,并协助转诊就医。重要的是,这些学校必须拥有所需的资源和技术援助,以采取行动并积极执行,减缓COVID-19致病病毒在学校内外社区的传播。研究还强调了在COVID-19期间,家长对学校重新开放的态度和顾虑方面存在种族和族裔差异。与白人家长相比,非白人家长可能不太认可学校应该为所有学生重新开放,他们更关心遵守缓解策略、学校安全重新开放的安全性、孩子是否会感染COVID-19并将COVID-19带回家21。了解家长对学校重新开放的态度和顾虑方面的种族/族裔差异,可以为沟通和缓解策略提供信息,并强调在制定COVID-19疫情期间的就学选择时,应考虑COVID-19严重风险和家庭资源需求的重要性。

为K-12学校安全提供面授教学的计划时,必须考虑为促进学生和工作人员公平获得健康教育环境所要进行的工作。因此,学校重新开放计划的基本要素应考虑到受COVID-19感染和严重后果巨大影响的社区和群体。这些考虑事项必须扩展到计划和实施分阶段缓解、检测和疫苗接种策略,以确保公平获得支持和服务。

学校管理人员和公共卫生官员可以帮助确保获得教育、保健和其他社会支持服务。为防止SARS-CoV-2在学校传播,学校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公共卫生官员和社区领导人必须共同努力,确保学校、学生和家庭获得资源,并愿意参与教育活动,有机会维护和管理其健康和福祉。学校在促进受COVID-19影响严重群体的教育和健康公平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教育工作者、家庭和学校社区共同参与

成功的学校重新开放战略需要整个学校社区的参与,为所有教育工作者、学校工作人员和学生建立一个安全的环境,并促进信任和信心。学校的重新开放计划应至少包括管理人员、教师、学生和家长代表,以及专门的指导支持人员,包括学校顾问、学校社会工作者、学校心理医生和护士,以及设施管理人员和保管人员、运输人员 、食品人员和家庭服务代表。学校的重新开放计划应考虑学生和家长代表,代表残疾或英语水平有限的学生、员工和家长利益的个人和组织,以及其他具有使用和功能需求的人员,以将这些特定利益在规划的早期阶段纳入其中。

出于健康公平考虑,学校和学区应向服务不足的家庭提供积极而具体的服务,包括有色学生的父母/监护人、低收入背景的学生、残疾学生、英语学习者、无家可归学生以及寄养学生。这种交流应以家庭的主要语言或沟通方式进行,并根据需要采用其他形式促进与残障人士的有效沟通,并在适当情况下与受信任的社区组织合作。

1. 减少学校中SARS-CoV-2传播的缓解措施

无论社区传播水平如何,学校必须采用分层缓解策略。以下五项关键缓解策略对于安全提供面授教学和帮助减缓COVID-19在学校的传播至关重要:

提供面授教学的学校应优先考虑两种缓解策略:

  1. 在所有社区传播水平情况下,均应要求普遍和正确使用口罩。
  2. 尽量保持最大的身体距离(至少6英尺)。在混合教学中,应计划教学日程,以确保保持身体距离。

所有缓解措施均会提供某种程度的保护,结合实施分层策略可提供最大程度的保护。在计划面授教学时,学校应特别强调普遍和正确佩戴口罩保持身体距离,将此作为实施的首要任务。这些策略在减少传播方面发挥着最大作用,也可以对其进行监督,以确保坚持和正确地实施。

学校应在最大程度上采取切实可行的关键缓解策略,分层方法至关重要。本指导方针还提供了关于每一项缓解策略和实施方案的补充信息,以及学校应如何考虑每一项策略的核心原则。

缓解策略中的健康公平注意事项

  • 联邦残疾法要求针对残障学生采取的个性化方法应符合学生的IEP或第504节计划的规定(如适用)。这些学生包括:行动不便的学生;由于视觉、听觉或其他障碍而难以获得信息;需要与直接服务提供者密切联系;难以理解信息;在改变惯例方面有困难;或有其他与残疾相关的问题。在这些情况下,教育工作者和学校领导者必须始终了解联邦残障法律规定的义务,还应考虑采取缓解措施的变通方法和替代方案,同时继续努力保护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免于感染COVID-19。
  • CDC的K-12学校COVID-19缓解工具包pdf icon包括资源、工具和检查清单,以帮助学校管理人员和学校官员为学校开放进行面授教学并管理持续运营做好准备。这些工具和资源包括解决健康公平方面的考虑,如班级规模、互联网连接、公共交通的使用等。

普遍并正确使用口罩

口罩的核心原则:要求所有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始终正确使用口罩,以防止SARS-CoV-2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学校设施中的所有人都应始终佩戴口罩,但因残疾而无法佩戴口罩或安全佩戴口罩的人,或在某些场合(如吃饭或喝水时)的情况除外3。在所有教室和非教室场所(包括走廊、学校办公室、洗手间、体育馆、礼堂等)均应佩戴口罩。

  • 针对所有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的口罩政策设定个人将在整个学校使用口罩的预期。
  • 大多数学生(包括残障人士)都能够容忍并安全地佩戴口罩。但是,有一小部分残障学生可能不能佩戴口罩或不能安全地佩戴口罩。无法安全佩戴口罩的人(例如由于残障相关原因,如果呼吸受阻,残障人士无法在没有协助的情况下自行摘取口罩)不应要求佩戴口罩。对于其他部分学生,学校应根据联邦残疾法的要求做出个性化的决定,以确定对口罩要求的例外是否必要,是否适合某些特定学生。如果残障儿童不能佩戴口罩、保持身体距离或遵守其他公共卫生要求,该学生仍有权接受适当的教育,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需要通过虚拟方式提供教育。
  • 如果允许访客进入学校,则应始终要求他们佩戴口罩,并且与他人保持至少6英尺距离。
  • 学校应建议学校领导、地方领导和其他受社会尊重的人士以身作则,坚持并正确佩戴口罩。
  • 布口罩最有效的面料是紧密织物(如棉和棉混纺)、透气并有两到三层。不建议使用带呼吸阀或通风口的口罩、使用松散织物制作的口罩以及不适合佩戴的口罩。

身体距离

保持身体距离的核心原则:制定学校政策并实施结构性干预措施,以使人与人之间保持至少6英尺的身体距离。在有大量和高水平社区传播的地区,身体距离对于提供保护,最大程度地减少接触风险和限制病例之间的密切接触者数量至关重要。本节中介绍的干预措施提供了一些示例,介绍在保持身体距离并不总是可行的情况下促进身体距离的方法和替代方案。

  • 分组:分组(或“群组”)是指一群学生,有时是教师或工作人员,他们在整个上学日保持在一起,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在整个学校环境中与其他人的接触。同一组学生应尽量与同一批教师或工作人员待在一起(与年幼的孩子保持全天,与年龄稍大的孩子则尽可能长的时间),保持分组不变。如果需要额外空间来支持分组,可考虑使用学校和社区设施中所有可用的安全空间。限制各组之间的混合。
  • 在制定分组安排时,重要的是考虑为残障学生、英语学习者和其他学生提供的服务,使他们可以在分组中获得服务,但也要确保公平、融合和其他民权法律的要求(包括联邦残疾法)。如果需要流动工作人员(如言语治疗师、Title I 目标援助教师)在现有分组中提供服务,则应采取缓解措施,限制SARS-CoV-2感染的潜在传播,包括为与流动工作人员一起工作的人员和儿童提供口罩和任何必要的个人防护用品。流动工作人员应保留详细的联系人跟踪记录。
  • 错开时间安排: 错开按组到校和放学的时间和地点,或制定其他规定,限制各组之间的接触,并尽可能限制与家长的直接接触。
  • 交替安排固定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小组的日程,以减少班级规模和促进身体距离。
  • 在难以保持至少6英尺身体距离的地方(例如接待处)特别要安装物理屏障和保护装置,例如打喷嚏护板和隔板等。
  • 访客:请尽量限制任何不必要的访客、志愿者和与外部团体或组织有关的活动,尤其是与来自本地区域之外的个人(例如来自不同社区、城镇、城市或郡县)。需要由直接服务提供者管理相关服务的残障学生(例如为多所学校服务的言语治疗师)例外。应要求所有访客佩戴口罩,与其他人保持6英尺距离。学校应仅允许社区传播水平低(蓝色)的访客进入。

手部卫生和呼吸礼仪

洗手和呼吸礼仪的核心原则:通过持续开展健康教育单元和课程,教育儿童正确洗手和加强行为习惯,并提供足够的用品。确保教师和工作人员采用适当的洗手和呼吸礼仪。

  • 教导和促进用肥皂和水洗手至少20秒,并加强监督,确保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坚持执行。学校可以探索课程结合方案,例如纳入健康和科学课程中。
  • 鼓励学生和教职员工在没有佩戴口罩的情况下,咳嗽和打喷嚏时用纸巾遮盖,并在擤鼻涕、咳嗽或打喷嚏后立即洗手。
  • 一些残障学生可能需要洗手和呼吸礼仪行为方面的帮助。
  • 充足供应:通过提供足够的用品来支持健康卫生行为,包括肥皂、干手设备、纸巾、口罩(如可行)以及非接触式/脚踏式垃圾桶。如果没有肥皂和水可用,学校可提供至少含60%酒精的免洗手消毒液(适用于可以安全使用免洗手消毒液的工作人员和年龄较大的孩子)。

清洁和维护健康设施 

清洁和维护健康设施的核心原则:定期并持续清洁频繁接触的表面(例如门把手和电灯开关)。更改物理空间以保持健康的环境和设施。

  • 清洁:至少每天或在两次使用之间,尽量对学校内和校车上经常接触的表面(例如游乐设备、门把手、水槽把手、卫生间、饮水器)进行清洁和消毒。
  • 修改布局:调整教室的布局和其他设置,以最大程度地利用物理空间,例如把桌子转向同一个方向。
  • 物理屏障和指示:安装物理屏障并在地板上粘贴胶带或用箭头等提供指示,以促进保持身体距离,并最大程度地减少拥挤。
  • 共用物品: 不鼓励共用物品,尤其是难以清洁的物品。
  • 供水系统:采取措施,确保所有供水系统和功能(如水槽水龙头、饮水机)在长时间关闭后可以安全使用。
  • 公用空间:如果可能,关闭公用空间,如餐厅;否则错开使用并在两次使用之间进行清洁。考虑使用更大的空间(如餐厅)进行教学活动,以最大程度地保持身体距离。
  • 餐饮服务:避免提供任何自助式食物或饮料选择,例如冷热食吧、色拉或调味品吧和饮料台。
  • 通风:尽量改善通风状况,例如打开门窗增加室外空气的流通,以增加清洁空气的输送并稀释潜在的污染物。打开门窗应符合学校安全规程和安全计划。如果这样做会给使用该设施的任何人带来安全风险或健康风险(例如跌倒、引发哮喘症状的风险),则请勿打开门窗。 打开门窗应符合学校安全规程和安全计划。有关通风的更多信息,请参见此处

接触者追踪与隔离和检疫隔离相结合

接触者追踪的核心原则:学校应在隐私法和其他适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与STLT卫生部门合作,以保密方式提供COVID-19确诊患者或其接触者的相关信息。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员应进行隔离,密切接触者应进行检疫隔离。个人应居家(而不是在学校)隔离或检疫隔离,并且应一直留在家里,直到符合CDC终止隔离或检疫隔离的建议标准。

  • 在适当情况下留在家里:告知教师、工作人员和家庭,他们及其孩子何时应该留在家里,何时可以返回学校。出现症状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应留在家里,并转诊到医疗机构进行检测和治疗。学校可能需要考虑灵活的病假政策和做法,使员工在生病、接触病毒或照顾病人时能够留在家里。学校系统应招募和培训足够的代课教师,以确保教师在生病或接触过COVID-19确诊或疑似患者时可以留在家里。
  • 应将COVID-19确诊患者与未感染者隔离隔离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应留在家里,听从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关于何时能与他人安全共处的指示。
  • 接触者追踪:学校应与州、地区、地方或部落卫生部门合作,在适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协助系统地追踪受感染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的接触者,并统一实施病例隔离和接触者检疫隔离。学校可以根据适用法律(包括与隐私和保密有关的法律)准备和提供信息和记录,以帮助确定可能接触者、接触地点和缓解建议。卫生部门可与K-12学校行政部门合作,获取共用教室、课程表、共用膳食或课外活动中其他个人的联系信息,以加快接触者追踪。为了让学校保持开放,卫生部门应确保他们有足够数量的接触者追踪人员来完成病例调查,并在检测结果呈阳性的48小时内通知接触者。
  • 病例调查和接触者追踪是成功多管齐下应对COVID-19的必要干预措施,应与其他缓解策略一起实施。随着K-12学校恢复面授学习,应将病例调查和追踪工作人员、教师和学生的接触者作为关键策略,以在发现病例后减少进一步传播。迅速和协调一致的行动,包括病例调查和接触者追踪,可为决策提供加强、关注或放松缓解策略的信息。病例调查和接触者追踪有助于将COVID-19患者(或疑似患者)与非患者隔离开来,从而防止疾病的进一步传播。对SARS-CoV-2接触者及时识别、主动自我隔离和监测,可以有效打破传播链,防止病毒在社区进一步传播。
  • 对可能接触过COVID-19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应采取检疫隔离措施。通过追踪接触者发现的密切接触者应进行检疫隔离。被隔离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应留在家中,听从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关于何时才与他人安全共处的指示。如果要求残障儿童进行检疫隔离,则学校必须提供符合联邦残障法律的服务。

2. 社区传播指标

在COVID-19疫情期间,各州、部落、地方、地区和学区已要求CDC提供指导方针,告知决策者何时以及如何安全地开放学校。

鉴于SARS-CoV-2社区传播水平与学校的SARS-CoV-2接触风险之间可能存在联系1,16,,确定何时以及如何安全重新开放学校的第一步涉及评估社区传播水平。学校管理人员应与当地公共卫生官员合作,评估社区的风险水平、学校设施出现病例的可能性、病例导致疫情爆发的可能性,以及校内传播的后果。

CDC建议使用两种社区负担指标来确定传播风险的水平:过去7天每100,000人的新增病例总数;以及核酸扩增检测(NAAT)的百分比,包括过去7天呈阳性的RT-PCR检测。社区负担的两项指标应用于评估SARS-CoV-2在周边社区(如郡县)而非学校本身的发病率和传播情况。如果两个指标表示不同的水平,则应选择与较高阈值(见表2)相对应的行动措施。任何特定地点的传播水平将随时间而变化,应每周重新评估其状况,并不断为规划提供信息。

表1. COVID-19社区传播的CDC指标和阈值​​​​​​​1

指标 低传播

蓝色

中度传播

黄色

大量传播

橙市(Orange)

高传播

红色

表1.  COVID-19社区传播的CDC指标和阈值
过去7天每100,000人的新增病例总数2 0-9 10-49 50-99 ≥100
过去7天NAAT呈阳性的​​​​​​​百分比3 <5.0% 5.0%-7.9% 8.0%-9.9% ≥10.0%

1如果两个指标表示不同的水平,则应选择与较高阈值相对应的行动措施。过去7天新增病例总数和检测阳性率的县级数据可在CDC的COVID Data Tracker的“各县视图”选项卡中查找。

2过去7天内每100,000万人的新增病例总数是通过将过去7天的郡县(或其他社区类型)中的新增病例数除以郡县(或其他社区类型)的人口得出的结果, 再乘以100,000。

3通过将过去7天内郡县(或其他行政级别)的阳性检测次数除以过去7天内产生的检测总数,计算得出过去7天内诊断和筛查NAAT阳性的百分比。有关其他信息,请参见计算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2 (SARS-CoV-2) 实验室检测阳性率:CDC方法及比较和解释注意事项网页。

4以前,CDC通过动态学校决策指标为学校提供指导方针。目前的指标和阈值是对该文件的更新,反映了对过去7天以及四类(而非五类)社区传播的关注。

虽然当社区传播指标较低时,学校接触SARS-CoV-2的风险可能较低,但这一风险还取决于学校和社区缓解措施的实施情况,包括要求普遍和正确使用口罩、保持身体距离洗手和呼吸礼仪清洁和维护卫生设施,以及追踪接触者并进行隔离和检疫隔离。如果社区传播率较低,但学校和社区没有实施缓解策略,则学校接触SARS-CoV-2并随后传播的风险将增加。或者如果社区传播率很高,但学校和社区缓解策略得到实施并严格按照建议进行,则SARS-CoV-2在学校中传播的风险将会降低。

学校预防COVID-19的cheng'g从预防社区传播开始,并与之密切相关。学校和社区必须采取分层方法,采取多种缓解策略,并根据需要进行调整,以降低学生、教师、学校工作人员、家庭和社区的COVID-19风险。在低或中度社区传播地区,如果始终贯彻使用分层缓解策略,则SARS-CoV-2在学校的传播将会较低。

如果社区执行并严格遵守缓解策略,社区传播水平就会减缓。这反过来将使开放进行面授教学的学校能够保持开放,并帮助尚未重新开放的学校恢复面授教学。根据建议的缓解策略,这些指标的应用和利用与学校和社区密不可分。

3. 分阶段缓解措施、学习模式和检测

为确保学校安全运营,开展面授教学,社区应全面实施和坚持执行缓解策略,以降低COVID-19发病率,并制定决策,优先安全开放学校进行面授教学,而不是非必要的企业和活动。此外,为了减少学校传播风险,学校应充分实施并严格遵守建议的分层缓解策略,特别是普遍和正确佩戴口罩和保持身体距离。

分阶段缓解建议旨在协助学校和STLT官员通过定期监测当地指标来制定决策。学校官员监测指标和阈值,在制定面授教学的决策时应考虑当地的形势和其他因素,例如如果指标恶化(即社区传播水平从低变为中度,从大量变为高度),则应加紧实施缓解策略。加大缓解措施力度还可能涉及对体育和课外活动加以限制。如果恶化趋势持续或稳定在严重水平,学校应过渡为混合教学。同样,只有在记录的改善情况持续数周后,缓解策略才应放松或取消,并逐渐过渡为完全面授教学。在制定这些决策时,学校和STLT官员应考虑社区传播程度、有关遵守缓解策略的信息以及有关COVID-19病例和检疫隔离人数的数据。CDC还提供了学校和STLT官员可用以辅助这些决定的次级指标。CDC之前的动态学校决策指标中提供了次级指标。

未实施筛查检测学校的分阶段缓解措施

表2列出了未在校内或通过与社区服务机构或公共卫生部门合作提供筛查检测的学校开放和保持开放的运营计划。缓解计划强调缓解各级社区传播,特别强调要求普遍和正确佩戴口罩的学校政策。

表2. 对未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按社区传播水平实施缓解策略和K-12学校学习模式的建议

表3. 对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按社区传播水平实施缓解策略、检测和K-12学校安全学习模式的建议
低传播1

蓝色

中度传播

黄色

大量传播

橙市(Orange)

高传播

红色

所有学校: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保持身体距离;坚持洗手和呼吸礼仪;清洁和维护健康设施;接触者追踪与隔离和检疫隔离相结合。

诊断检测2出现症状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以及密切接触者应转介接受诊断检测

K-12学校完全开放提供面授教学

保持6英尺或尽量更大的身体距离3

小学采取混合学习模式或减少到校人数4

必须保持6英尺或更大的身体距离

初高中采取混合学习模式或减少到校人数

必须保持6英尺或更大的身体距离

除非初高中能够严格执行所有缓解策略而且病例很少,否则只能采用虚拟教学;已经开放提供面授教学的学校可以继续开放,但前提是严格执行缓解策略,而且病例很少5
开展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保持6英尺或尽量更大的身体距离6 开展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必须保持6英尺身体距离 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只有在户外,并且可以保持6英尺或更大距离的情况下才能开展 只能开展虚拟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

1社区传播水平定义为过去7天内每100,000人的新增病例总数(低:0-9;中度:10-49;大量:50-99;高:≥100)和过去7天的阳性检测百分比(低:<5%;中度:5-7.9%;高:8-9.9%;高:≥10%)。

2SARS-CoV-2诊断检测的目的是确定个体发生SARS-CoV-2感染的情况,并根据检测授权和标签,对疑似或非疑似COVID-19感染个体进行检测。

3如果班级、分组或群组中的所有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之间不能始终保持至少6英尺的身体距离,学校应确保班级、分组和群组之间保持身体距离。

4混合学习或减少到校人数旨在最大程度地提高学生之间的身体距离。学校可以考虑采用混合学习模式或很大比例的学生只进行虚拟教学的学习模式。在所有社区传播水平情况下,如果学生或家庭成员属于COVID-19重症高风险人群,则学校应向该家庭提供参与虚拟学习的选择。

5严格执行缓解策略是指要求坚持和正确佩戴口罩、保持至少6英尺身体距离以及所有其他重要缓解措施的政策。

6学校官员应该对体育活动、课外活动和学校活动的观众和参与者实施限制,并采取与每个阶段佩戴口罩和保持身体距离建议一致的做法。

实施筛查检测学校的分阶段缓解措施

表3列出了在校内或通过与社区服务机构或公共卫生部门合作提供筛查检测的学校的运营计划。分阶段计划将缓解策略的实施与按社区传播水平的检测结合在一起。与不进行检测的计划类似,该计划强调缓解措施,特别强调要求普遍和正确佩戴口罩的学校政策。

表3. 对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按社区传播水平实施缓解策略和K-12学校安全学习模式的建议

表3. 对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按社区传播水平实施缓解策略、检测和K-12学校安全学习模式的建议
低传播1

蓝色

中度传播

黄色

大量传播

橙市(Orange)

高传播

红色

所有学校实施5项重要缓解措施: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保持身体距离;坚持洗手和呼吸礼仪;清洁和维护健康设施;接触者追踪与隔离和检疫隔离相结合。

诊断检测2出现症状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以及密切接触者应转介接受诊断检测

诊断检测3
每周对教师和工作人员进行例行筛查测试
不对学生进行筛查检测 每周对学生进行一次例行筛查检测4

 

 

学校情况
K-12学校完全开放提供面授教学

保持6英尺或尽量更大的身体距离5

K-12学校采取混合学习模式或减少到校人数6

必须保持6英尺或更大的身体距离

开展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保持6英尺或尽量更大的身体距离7 开展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必须保持6英尺身体距离 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只有在户外,并且可以保持6英尺或更大距离的情况下才能开展 只能开展虚拟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

1社区传播水平定义为过去7天内每100,000人的新增病例总数(低:0-9;中度:10-49;大量:50-99;高:≥100)和过去7天的阳性检测百分比(低:<5%;中度:5-7.9%;高:8-9.9%;高:≥10%)。

2SARS-CoV-2诊断检测的目的是确定个体发生SARS-CoV-2感染的情况,并在有理由怀疑个人可能感染(如出现症状或疑似最近接触过病毒)时实施。

3筛查检测的目的是识别可能具有传染性的无症状感染者,以便采取措施防止进一步传播。

4学校可以考虑对至少10%的学生进行随机抽样检测,或在存在中度和大量社区传播的地区对分组/群组集体进行筛查检测。

5如果班级、分组或群组中的所有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之间不能始终保持至少6英尺的身体距离,学校应确保班级、分组和群组之间保持身体距离。

6混合学习或减少到校人数旨在最大程度地提高学生之间的身体距离。学校可以考虑采用混合学习模式或很大比例的学生只进行虚拟教学的学习模式。在所有社区传播水平下,如果学生或家庭成员属于COVID-19重症高风险人群,则学校应向该家庭提供参与虚拟学习的选择。

7学校官员应该对体育活动、课外活动和学校活动的观众和参与者实施限制,并采取与每个阶段佩戴口罩和保持身体距离建议一致的做法。

对K-12学校的学习模式和检测采取的分阶段缓解办法取决于几个核心概念。

  • 在社区采取了所有其他缓解措施后,K-12学校应该最后关闭,也应该在安全情况下第一个重新开放。这意味着如果社区传播得到控制,决策者和社区应优先考虑重新开放学校并保持学校开放以提供面授教学,而不是非必要的商业和活动,包括室内用餐、酒吧、社交聚会和密切接触的体育活动
  • 应优先考虑面授教学,而非包括体育和学校活动在内的课外活动,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学校传播风险,保障面授学习。长时间的远程或虚拟学习可能会对学生的教育进度产生负面影响,可能会减缓或逆转学业成绩。资源匮乏社区的学生、英语学习者和残障学生可能会因远程教育技术获取有限以及校外学习支持系统和服务较少而遭受严重的课业缺失。安全的面授教学还可以抵消长时间虚拟学习对社交、情感和心理健康造成的负面影响。尽量减少在课外活动和校外社交聚会期间传播的风险,有助于保障面授教学。考虑到传播风险和无法实施缓解措施的事实,某些密切接触的体育运动可能无法在任何社区传播水平的地区开展。
  • 与青少年相比,年幼儿童的易感性和发病率较低,这表明年龄较小的学生(如小学生)可能比年龄较大的学生(初中和高中生)因面授学习而面临学校传播的风险少。此外,与年龄较大的学生相比,年龄较小的学生独立性较差,他们可能会从面授教学中受益更多。基于这些原因,分阶段缓解办法强调在所有社区传播水平下为低年级学生提供面授学习模式。
  • 重症高风险学生(包括有特殊医疗需求的学生)或与高风险人群同住的学生的家庭,无论提供何种学习模式,都应提供虚拟教学的选择
  • 鼓励学校采用分组或群组的方式,特别是对中度(黄色)、大量(橙色)和高(红色)传播水平社区的学生,以便进行检测和接触者追踪,并尽量减少各组之间的传播。

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学习模式和分阶段缓解措施

对于未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建议的学习模式各不相同,目的是最大程度降低SARS-CoV-2在学校传播的风险,强调分层缓解措施,包括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的学校政策。

  • 低(蓝色)和中度(黄色)社区传播:在小学、初中和高中,学校可以通过实施全部5项重要缓解策略而开放,并提供全面的面授教学。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尽量保持身体距离。学校可通过使用分组或群组来促进检测规程和接触者追踪,并从中受益,将传播风险降至最低。如果班级、分组或群组中的所有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之间不能始终保持至少6英尺的身体距离,学校应确保班级、分组和群组之间保持身体距离。
  • 大量(橙色)社区传播:小学、初中和高中转向混合教学,以最大程度地保持身体距离,减少传播风险。学校可以考虑采用混合学习模式或相当比例的学生只进行虚拟教学的学习模式。实施所有5项重要缓解策略。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并保持身体距离。
  • 高(红色)社区传播:小学继续采用混合教学,实施所有5项重要缓解策略。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并保持身体距离。对于初中和高中,建议过渡到虚拟教学。如果坚持实施缓解策略,制定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的学校政策,并且学校病例的监测表明传播有限,则一些初中和高中可考虑开放或保持开放。在高传播水平社区,COVID-19在社区的高发病率也可能导致许多教师和工作人员因在社区接触病毒而被隔离,因而限制学校继续安全开放的能力。

学校应定期密切监测感染COVID-19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的人数,以及确诊隔离和检疫隔离的人数。学校可以考虑召集由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和学校社区成员(如学生、家长、教师和工作人员)代表的小组或委员会,定期审查数据,分享信息,并讨论支持与学校利益攸关方公开沟通的机会。在与地方卫生部门的合作下,决策应以学校特有因素的信息为指导,如缓解策略的执行、地方需要、利益攸关方的参与、学校经验以及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中的病例数量。保持开放的决定应包括进一步加强缓解策略和继续监测病例以重新评估决定的考虑。

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学习模式和分阶段缓解措施

基于这些核心概念,分阶段方法应考虑社区传播水平,并根据SARS-CoV-2在学校传播的风险提供学习模式和检测策略的选择方案。

  • 低(蓝色)社区传播:小学、初中和高中可以通过实施全部5项重要缓解策略而开放,提供全面的面授教学。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学校可通过使用分组或群组来促进检测规程和接触者追踪,并从中受益,将传播风险降至最低。
  • 中度(黄色)社区传播:小学、初中和高中可以通过实施全部5项重要缓解策略而开放,通过使用分组或群组,提供全面的面授教学。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
  • 大量(橙色)社区传播:小学、初中和高中转向混合教学,以最大程度地保持身体距离,减少传播风险。学校可以考虑采用混合学习模式或相当比例的学生只进行虚拟教学的学习模式。实施所有5项重要缓解策略。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并保持身体距离。
  • 高(红色)社区传播:小学、初中和高中继续采用混合教学,实施所有5项重要缓解策略。在高传播水平社区,COVID-19在社区的高发病率也可能导致许多教师和工作人员因在社区接触病毒而被隔离,因而限制学校继续安全开放的能力。要求普遍且正确佩戴口罩并保持身体距离。

在所有水平的社区传播情况下,雇主应为记载有高风险身体状况或COVID-19重症高风险员工重新分配工作,包括远程工作或其他选择,以降低工作场所的接触风险。根据《美国残疾人法》,如果具有这些身体状况的人员是残障人士,则雇主必须提供合理的住宿,但要承担更多困难。重新分配的选择可能包括但不限于远程工作、虚拟教学机会、修改工作职责、更改环境、灵活安排时间或临时重新分配到不同的工作岗位。同样,这些选择也应适用于家庭成员具有高风险身体状况或属于COVID-19重症高风险人群的员工。应与了解具体情况的职业医学和人力资源专业人员协商,制定政策和程序,解决与重症高风险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有关的问题,并采用重新分配、远程工作或其他缓解办法,同时还要考虑平等就业机会(EEO)和其他潜在的法律问题。

计划外学校关闭

尽管K-12学校进行了周密规划,并始终贯彻实施面授教学安全指导的基本要素,但还是可能出现一些情况,导致学校官员考虑暂时关闭学校或学校的某些部分(例如一个班或年级),暂停提供面授教学,通常这是与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协商之后的决定。这些决定应在仔细考虑各种因素的基础上做出,并强调要确保学生、家庭以及教师和工作人员的健康和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学校应努力通过同步远程学习或家庭作业来提供连续性教学。

出现疫情的教室或学校可能会暂时关闭,暂停面授学习。如果学校出现疫情,学校领导应立即通知公共卫生官员,并在必要时协助加强检测和追踪接触者。当地卫生部门可协助对出现疫情的学校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进行检测。卫生部门也可在这些情况下追踪接触者。在隐私法和其他适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学校可以通过提供信息(如班级花名册、座位表和学生紧急联系信息)来帮助确定密切接触者,以让其接受检测、隔离检疫隔离

对于发病率快速上升或持续上升或医疗保健能力负担guo'zhong地区的学校,学校领导和公共卫生官员应监测社区传播指标(表1),并分析长期趋势。在发病率快速增长或持续上升或医疗保健能力负担严重的社区,学校领导可以决定暂时关闭学校,暂停面授教学,直到社区传播水平稳定下来。

COVID-19新变种病毒与学校缓解措施

多个SARS-CoV-2变种病毒正在全球传播。这包括2020年12月和2021年1月在美国检测到的几种新变种。其中一些变种令人担忧,因为它们似乎比其他变种更容易和更迅速地传播,这可能导致更多COVID-19病例 。严格执行和遵守缓解策略对于控制SARS-CoV-2变种的传播至关重要。如果SARS-CoV-2的变种导致社区传播水平提高,则可能需要对本指导方针进行更新。

严格并加强遵守公共卫生缓解策略,如免疫接种、佩戴口罩、保持身体距离、保持手部卫生以及隔离和检疫隔离,对于减少SARS-CoV-2传播和保护公共卫生至关重要。CDC正在与其他公共卫生机构合作,密切监测形势并迅速研究这些变种病毒,以了解更多控制其传播的信息。随着更多信息的获得,有可能需要调整缓解策略和学校指导方针,以适应关于传播风险和缓解效果的新证据。

分阶段缓解策略中的健康公平注意事项

  • 为虚拟教学中学习损失风险更大的学生群体服务的学校(例如由于获取技术的机会更有限)应优先重新开放,并提供必要的资源,以实施缓解和检测策略。
  • 在实施混合学习模式的分阶段缓解措施时,学校应考虑优先为需要在学校环境中直接提供特殊教育和相关服务的残障学生,以及可能适合学校基础教育的其他学生提供面授教学。
  • 学校应制定计划,继续提供膳食服务,例如为每个阶段和学习模式(包括面授、混合和虚拟学习)的家庭提供免费早餐和午餐。

学校的其他COVID-19预防措施

检测

与学校合作的病毒检测策略应成为全面缓解方法的一部分。检测不应单独使用,而应与其他缓解措施相结合,以减少在学校传播的风险。测试不应单独使用,而应与其他缓解措施结合使用,以减少在学校传播的风险。学校结合缓解措施实施检测,可以识别新病例,以防止疫情爆发,降低进一步传播的风险,并保护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免于感染COVID-19。

诊断检测

在所有水平的社区传播情况下,学校应向在校内出现COVID-19症状的任何学生、教师或工作人员提供诊断检测转诊服务。SARS-CoV-2诊断检测旨在识别个体发生SARS-CoV-2感染的情况,并且在有理由怀疑某个体可能被感染(例如出现症状或疑似近期接触)时进行诊断检测。诊断检测策略的示例包括检测在学校出现症状的教师、学生和工作人员,以及检测与COVID-19确诊或疑似病例有过接触的无症状个人。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的SARS-CoV-2检测常见问题external icon也提供了有关SARS-CoV-2诊断检测的信息。诊断检测的其他注意事项包括:

  • 如果教师、工作人员和学生生病或接触过SARS-CoV-2,学校应建议他们留在家里。学校可以建议这些人员与他们的医疗服务提供者沟通,让他们在医疗机构或公共卫生机构接受SARS-CoV-2检测。
  • 如果学生、教师或工作人员在学校生病或报告为新的COVID-19确诊病例,学校应按照COVID-19诊断流程图中的步骤,了解下一步应如何进行。这包括以适当方式通知学生的家长或监护人,并提出检测措施。通知必须面向所有学生、家长或监护人,包括残障或英语水平有限的人员(例如,通过使用翻译或翻译材料)。
  • 在一些学校,校内医疗专业人员(如校内护士)如果接受过样本采集培训,按照制造商说明进行检测,并获得了临床实验室改进修正(CLIA)豁免证书external icon,就可在校内医疗中心进行SARS-CoV-2抗原检测。一些校内保健专业人员如果接受过样本采集方面的培训,也可以在没有CLIA证书的情况下进行样本采集,并将其送到实验室进行检测。重要的是,学校保健专业人员能够获得有关正确使用个人防护用品(PPE)的培训。
  • 并非每所学校或校内保健专业人员都拥有进行检测的人员、资源或培训。公共卫生官员应与学校合作,以帮助将学生及其家庭、教师和工作人员与社区进行检测的其他机会联系起来。可以通过转诊到社区检测点、与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合作或通过学区提供的集中检测点来进行检测。

如果出现以下任何症状,通常表明学生、教师或工作人员患有传染病,无论疾病是否为COVID-19,他们都不应到校。对于患有慢性疾病的学生、工作人员和教师,症状的出现代表其典型健康状况的改变,这将作为他们休学的充分理由。学生、教师或工作人员在校期间出现以下任何症状,都可能需要转介进行诊断检测。

  • 体温external icon为100.4华氏度或更高
  • 喉咙痛
  • 咳嗽(对于因过敏或哮喘而患有慢性咳嗽的学生,其咳嗽与基线水平相比会有变化)
  • 呼吸困难(对于哮喘患者,其呼吸基线水平会有变化)
  • 腹泻或呕吐
  • 近期丧失味觉或嗅觉
  • 新发严重头痛,尤其还伴随发烧

如果学生或其看护人出现上述任何症状,则学生不应到校。

学校可以提供一些选择将具有COVID-19症状或确诊或疑似患有COVID-19的学生分隔开,例如将学生安置在隔离房间/区域中,直到可以安排交通工具将其送回家或寻求紧急医疗救助。

如果出现COVID-19确诊病例,学校可以为公共卫生官员提供协助,以确定学校环境中哪些密切接触者和其他潜在接触者需要接受检测,并进行隔离或检疫隔离(见表4)。学校可以在适当情况下通过提供信息(例如班级名册、座位表以及有助于联系接触者的信息)来帮助确定密切接触者。

表4. SARS-CoV-2的诊断检测分层方法1,2

 

表4. SARS-CoV-2的诊断检测分层方法*
有COVID-19症状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

转介接受诊断检测

在所有水平的社区传播情况下,学校具有COVID-19症状的学生、教师或工作人员
  • 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个人应回到家中进行隔离,直到达到解除隔离的标准。
  • 一旦有人出现症状,应将有症状人员与其他人隔离开并送回家。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员应进行隔离,直到达到以下三个解除隔离的标准:自症状出现之日起已过去10天;自不使用药物退烧起至少已过去24小时;并且其他症状均有所改善。CDC不建议人们在解除隔离前再次进行检测,因为康复人员会在几周内检测呈阳性而不具有传染性。症状检测呈阴性的人员应留在家中,直到症状消退,以避免传播任何冠状病毒感染或出现其他情况。
密切接触者

转介接受诊断检测

与COVID-19确诊患者有过接触的学生、教师或工作人员,定义为从患者发病前2天(或者对于COVID-19无症状患者,在其接受检测前2天)开始,24小时内与感染者累计接触15分钟或更长时间的人。无论任何人是否佩戴口罩,都应确定为密切接触者。
  • 无论检测结果如何,密切接触者均应隔离14天。根据当地情况和资源,缩短隔离时间方案提供了10天隔离或7天隔离与检测相结合的可接受替代方案。
  • 为最大程度地减少隔离对教学的影响,学校应限制跨分组和教室接触的可能性(例如教师应限制与其他非本班教室的教师和学生密切接触)。
潜在接触者

 

学校可考虑对潜在接触者进行筛查检测

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与COVID-19患者在同一教室、分组或群组,人与人之间始终保持至少6英尺距离。例如,包括以下情况中的个人:
  • 同一间教室的学生,但没有处于6英尺距离之内累计15分钟或更长时间。
  • 同一走廊中的学生、教师或工作人员,但不与COVID-19患者共用教室或卫生间。
  • 与COVID-19患者同时乘坐同一班车,但与其他乘客之间距离超过6英尺的学生。
可能接触者

 

学校可考虑对可能接触者进行筛查检测

共用空间(如教师休息室、图书馆)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与COVID-19患者没有同时使用空间,但不能明确排除与COVID-19确诊患者短暂接触(<15分钟)的可能性。
  • 例如,这包括与COVID-19确诊患者在不同时间和不同空间的学校人员,但不能明确排除接触的可能性。

1以上分层适用于所有社区传播水平的诊断检测组合策略:低(蓝色)、中度(黄色)、大量(橙色)和高度(红色)。

2应为信息提供适当的保护措施,以防止个人身份信息和HIPPA敏感信息被非法泄露。

对于诊断检测,应优先选择结果准确、灵敏度和特异性高的检测方法(如NAAT)。对于所有水平的社区传播,建议将在学校出现COVID-19症状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以及密切接触者转介进行诊断检测。接受诊断检测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应与其他人隔离,并进行居家检疫隔离,直到获得检测结果。诊断检测的周转时间取决于检测类型。当地的诊断检测能力应确保病例和接触者能在48小时内得到检测结果。在低社区传播水平(蓝色)下,学校应将有症状或近期与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转介进行诊断检测,以确定或排除SARS-CoV-2感染。在中度(黄色)、大量(橙色)和高度(红色)以及低(蓝色)传播水平下,将教师和工作人员转介进行诊断检测,并与筛查检测相结合,以监测感染率的上升。

对于以前检测结果呈阳性且没有COVID-19症状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建议在最近检测结果呈阳性的3个月内不重新检测。目前的数据表明,由于残留的病毒物质,一些人的检测结果持续呈阳性,但不太可能具有传染性。家长或监护人可要求其医疗服务提供者提供文件,说明学生最近一次COVID-19检测的日期和类型。一旦获得更多信息,将提供对个人进行充分免疫接种的检测策略指导方针。

筛查检测

一些学校还可以选择将筛查检测作为识别病例和预防二次传播的策略。筛查检测包括使用SARS-CoV-2病毒检测(用于筛查目的的诊断检测),即使没有疑似感染的理由(例如没有已知接触),也可确定个体感染的情况。这包括但不限于对无症状感染者进行筛查检测,目的是根据检测结果制定决策。筛查检测的目的是识别无症状(或症状前)、可能具有传染性的感染者,以便采取措施防止进一步传播。筛查的示例包括每周在工作场所检测员工,以及由学校制定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的检测计划。这两个示例的目的都是利用筛查检测结果确定谁可以重返学校或工作岗位,以及将采取哪些保护措施,或确定并隔离阳性人员以防止传播。FDA的SARS-CoV-2检测常见问题external icon中也提供了关于SARS-CoV-2筛查检测的信息。

筛查检测在中度、大量和高社区传播水平的地区尤其重要。K-12学校的筛查检测可以使学校随着社区发病率(以及风险评估)的变化而改变不同的检测策略。尽管风险在降低,但在学校感染多人的可能性仍然很高,可以部署频繁的例行筛查检测,以帮助确定和控制疫情。

对于实施扩大筛查检测的学校,应向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提供中度(黄色)、大量(橙色)和高(红色)水平社区传播的筛查检测,向无症状和无已知接触的教师和工作人员提供低(蓝色)水平社区传播的筛查检测。筛查检测可及早发现病例,并可最大程度地减少二次传播。要通过检测实现大幅减少传播,需要更频繁地进行检测,并缩短进行检测和报告结果之间的滞后时间,这可能并非在每个学区都可行。

学校可以考虑使用组合检测作为对学生的筛查检测策略。组合检测是指将来自不同个体的几个样本组合成一个批次或组合样本,然后用诊断检测对组合样本进行检测。这种方法增加了可以检测的个体数量,并减少了对检测资源的需求23-24。这种方法在使用“分组”或“群组”的学校可能特别有用。由于对阳性结果采取行动的复杂性,组合检测最适用于阳性数量预计很低的情况。可以按年级组,例如某个特定年级或类似年级的所有学生(如K年级2;3-5年级)建立分组。根据教学和设施方面的考虑,学校可以采用其他方法来分组。如果发现确诊阳性病例,应检疫隔离和检测该分组内任何人的密切接触者。

学校官员在制定中度、大量或高水平社区传播地区的学校决策时,可以采取定期筛查计划,以防止感染在学校内传播。要大幅减少传播,需要更频繁地进行检测,缩短执行检测和报告结果之间的滞后时间。如果与佩戴口罩、保持身体距离等缓解措施相结合,检测方案可能是减少传播的有效手段。筛查检测可以直接在学校设施(见下文可行性注意事项部分)、通过学区在中心地点或通过转介到社区的检测提供者处进行。

  • 中度(黄色)和大量(橙色)社区传播: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定期参加筛查检测,以减少校内传播的风险。
    • 教师和工作人员每周至少参加一次例行筛查检测。在存在大量和高水平社区传播的地区,每周进行两次筛查检测可能更有利于在教师和工作人员中迅速发现病例。
    • 小学、初中和高中学生参加每周例行的筛查检测。如发现确诊病例,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和检测。
    • 学校可以考虑随机抽取至少10%的学生进行检测。例如学校可以每周从所有参与面授教学的学生中随机抽取20%的学生进行检测。或者学校可以对每个年级每周选择一个分组进行检测。根据最适合的学校筛查检测策略,可采用不同的随机选择策略。
  • 高(红色)社区传播: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定期参加筛查检测,以减少校内传播的风险。
    • 小学的教师和工作人员每周参加例行筛查检测。在存在大量和高水平社区传播的地区,每周进行两次筛查检测可能更有利于在教师和工作人员中迅速发现病例。
    • 小学生参加如上文所述针对中度(黄色)和大量(橙色)社区传播的每周例行筛查检测。

在考虑使用哪些检测方法进行筛查检测时,学校或其检测合作伙伴应选择能够可靠进行并能在24小时内提供结果的检测。NAAT是用于检测SARS-CoV-2核酸的高灵敏度检测。大多数NAAT需要在实验室进行处理,时间不等(可能是1-3天),但有些NAAT是即时检测,15分钟即可得到结果。将来自多人的样本初始组合在一起进行组合检测,可以降低成本和周转时间。可以在中度(黄色)社区传播地区进行每周筛查检测。

抗原检测通常不如NAAT对临床诊断敏感,大多数可以在医疗点处理,大约15分钟即可得到结果。抗原检测结果可能需要通过NAAT进行确认,如有症状患者的阴性检测和无症状者的阳性检测。在实施检测之前,学校应与卫生部门合作,制定确认和转诊计划。检测结果的即时性(15-30分钟内即可得到检测结果)、适度成本以及实施抗原检测的可行性,使其成为校内筛查检测的合理选择。使用鼻(前鼻)拭子检测的可行性和可接受性使这些类型的测试更容易在学校环境中实施。如果可以使用唾液样本进行检测,并且可以在24小时内返回结果,则年幼儿童也可以接受使用唾液样本检测。

考虑到筛查检测用品供应有限的可能性或实施筛查检测的可行性,学校可以考虑制定优先级策略。在确定应选择哪些人进行筛查检测时,鉴于某些成年人可能属于重症高风险人群,学校和公共卫生官员可优先考虑教师和工作人员,而不是学生。在对学生进行选择时,由于有证据表明青少年的感染率比年幼儿童更高,学校和公共卫生官员可以优先选择高中生,然后是初中生,最后是小学生。

报告检测结果

每个COVID-19检测点都必须向相应的州或地方卫生官员报告进行的所有诊断和筛查检测。使用抗原检测的学校必须申请并获得临床实验室改进修正(CLIA)external icon豁免证书,并根据《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 (CARES) 法案》的要求,向州或地方公共卫生部门报告检测结果。

应要求家长向学校报告阳性病例,以便追踪接触者,并确保在学校进行沟通和规划。此外,如果发生COVID-19病例,学校管理人员应立即通知工作人员、教师、家长和紧急联系人或法定监护人,并同时根据《1996年健康保险便利和责任法》(HIPAAexternal icon)、《美国残疾人法》(ADAexternal icon)、《家庭教育权利和隐私法》(FERPApdf iconexternal icon) 以及其他适用的法律和法规进行保密。 通知必须面向所有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包括残疾或英语水平有限的学生(例如通过使用口译员或翻译材料)。

学校检测的健康公平注意事项

公共卫生官员和学校管理人员可优先考虑为COVID-19病例或服务于严重疾病负担过重人群的学校提供检测。这可能包括:

  • 与人口规模相比,COVID-19病例发生率偏高的社区的学校,包括美国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土著、黑人和西班牙裔等中等或较大比例种族和族裔群体的社区。
  • 位于因距离太远或缺乏检测能力而无法获得检测的地区的学校25

学校检测的道德考量

应在自愿的基础上提供检测。对不愿接受检测的人进行检测是不道德的,而且可能是非法的,包括家长或监护人不希望孩子接受检测的学生。未经家长或法定监护人(未成年学生)或个人(成人,包括成年学生和教师和工作人员)同意,不得进行校内检测。也需征得未成年学生的同意。学校应制定一项沟通计划,以将任何COVID-19病例立即通知当地卫生官员、工作人员和家长,同时根据《美国残疾人法》(ADA)external icon《家庭教育权利和隐私法》(FERPA)external icon《保护学生权利修正案》 (PPRA)external icon 以及其他适用的法律和法规保密。建议与当地律师、教育和/或公共卫生部门合作,以获得并存留适当的知情同意,并在适当的隐私和保密的情况下保存检测结果。

启动任何检测策略之前的考虑事项

在学校实施检测之前,K-12学校的行政人员应与公共卫生官员协作,以确保这种方法得到学生、家长、教师和工作人员的支持,并将关键因素落实到位。

  • 专为支持学校检测而设的基础设施和资源。
  • 采用FDA授权用于特定预期用途的检测(即筛查,组合),以及由持照医疗服务提供者制定的处方/检测预订机制。
  • 使用EUA授权检测执行学校检测的CLIA豁免证书要求。
  • 按照STLT卫生部门要求报告所有检测结果(阳性和阴性)的机制。
  • 获得未成年学生父母同意以及获得学生本人许可/同意的方式。
  • 安全私密地进行检测的物理空间。
  • 维护结果机密性和保护学生隐私的能力。
  • 确保有症状者收到阴性检测结果和无症状者收到阳性检测结果时需要通过STLT卫生部门接受确认检测的计划。

如果这些因素无法落实,学校可以考虑与公共卫生官员合作,采用转诊检测策略。

学校应与STLT公共卫生官员合作,决定是否以及如何使用检测。由联邦政府运营的K-12学校(例如为国防部家属运营的K-12学校的国防部教育活动 [DoDEA])应与联邦卫生官员合作。除了州和地方法律,学校管理人员在为K-12学校雇用的教师、工作人员和学生提供检测时,应遵循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xternal icon和适用的联邦法律的指导方针。

学校检测的可行性考虑因素和挑战

必须认真考虑这些问题,并将其作为与公共卫生官员合作制定学校检测的组成部分加以解决。

  • 在一些学校,如果学校或检测点获得了临床实验室改进修正 (CLIA) 豁免证书external icon,则学校医疗专业人员(如学校护士)可以进行COVID-19病毒检测。一些学校保健专业人员如果接受过样本采集方面的培训,也可以在没有CLIA证书的情况下进行样本采集,并将样本送到实验室进行检测。重要的是,学校医疗专业人员能够获得有关正确使用个人防护用品(PPE)的培训。当对无症状者进行检测时,学校应了解FDA EUAexternal icon进行抗原检测external icon的情况,以及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中心(CMS)有关CLIAexternal icon豁免证书的执行自由裁量权pdf iconexternal icon
  • 并非每个学校系统都有工作人员、资源或培训(包括CLIA豁免证书)来进行检测。公共卫生官员应与学校合作,帮助学生及其家庭、教师和工作人员与其所在社区的其他检测机会联系起来。
  • 学校检测可能需要卫生部门、学校和家庭之间高度协调和信息交换。
  • 在进行学校现场检测时,可能还需考虑法律和监管因素,例如由谁开具检测单、谁执行检测、如何支付检测费用以及如何报告检测结果等。这些因素包括规定学校护士和其他学校医疗专业人员允许提供服务的地方或州法律,以及适用的隐私法。
  • 必须权衡学校检测的益处与此类计划对学校和家庭造成的成本、不便以及可行性。
  • 抗原检测通常比NAAT更快提供诊断SARS-CoV-2活动性感染的结果,但即使在有症状的个体中,抗原检测错过活动性感染的几率也很高,可以建议进行确认性分子检测。

在供应允许的情况下为教师和工作人员以及社区接种疫苗

疫苗是帮助遏制COVID-19疫情的重要手段。在回答各州、地区或辖区的学校教职员工何时何地可以接种疫苗的问题方面,STLT卫生官员是最好的资源。疫苗现已获得FDA的授权使用,并正在分配以帮助预防COVID-19。最终目标是让美国全国人口接种疫苗。在供应有限的情况下,确定COVID-19疫苗接种的优先群体对于采用分阶段方法进行规划实施至关重要。ACIP COVID-19疫苗工作组在制定COVID-19疫苗分配​​​​​​​临时建议时,考虑了与SARS-CoV-2流行病学、免疫接种计划实施和伦理原则相关的证据。ACIP审查了与COVID-19疫苗有关的循证信息,包括COVID-19疫苗供应的初步分配。ACIP建议,在COVID-19免疫接种计划的初始阶段(1a阶段),为医护人员和长期护理机构的居民提供免疫接种。根据ACIP在第1a阶段分配疫苗的临时建议,工作组提出了1b和1c阶段分配疫苗的建议。第1b阶段包括一线基本服务员工,包括在教育部门工作的人员(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所从事的工作对社会的持续运转至关重要,并面临着潜在接触SARS-CoV-2的职业风险。STLT官员应在1b阶段优先考虑教师。

为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接种疫苗可被视为减轻和保护工作人员和学生的措施之一。最佳策略是尽量减少教师和其他一线基本工作人员获得疫苗接种的障碍,如在工作地点或附近设立疫苗诊所。 STLT卫生官员与社区和学校领导合作,制定了包括雇主/职业现场诊所、使用药房、流动诊所和卫生部门派出临时团队在内的办法。调查数据还表明,在分阶段疫苗接种方法的早期阶段为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接种疫苗得到了广泛支持26

观察数据表明,与未怀孕的育龄人群相比,COVID-19孕妇患上重症的风险更高。此外,与未感染COVID-19的孕妇相比,感染COVID-19的孕妇发生不良妊娠结果(如早产)的风险可能更高。目前,针对孕妇的COVID-19疫苗的安全性数据有限。怀孕的教师和学校工作人员可以选择是否接种疫苗。孕妇可向其医疗保健提供者咨询,以帮助他们决定是否接种已获紧急使用授权(EUA)的疫苗。

当学校社区成员有资格在其辖区内接种疫苗时,学校官员和卫生部门可以共同努力,支持有关免疫接种的信息宣传和推广。例如可以利用学校的交流平台,向学生的年长家庭成员,特别是几代同堂家庭的学生进行推广。在疫苗接种的后期阶段,学校宣传可以扩大目标范围,鼓励学龄儿童的家庭成员在符合条件时接种疫苗。这应包括以英语能力有限的学生家庭成员可以理解的语言进行宣传活动,并根据需要以其他形式进行推广,并促进与残障人士的有效沟通。

在我们更好地了解COVID-19疫苗接种人群之间的潜在传播以及在社区实现更大的疫苗接种覆盖率之前,将需要继续实施分层缓解策略。此外,尚未批准疫苗用于16岁以下儿童。由于这些原因,即使教师和工作人员接种了疫苗,学校仍需要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采取缓解措施,包括要求在学校佩戴口罩和保持身体距离。

补充说明

1除非初高中能够严格执行所有缓解策略而且病例很少,否则只能采用虚拟教学;已经开放提供面授教学的学校可以继续开放,但前提是严格执行缓解策略,而且病例很少。

2本文件所称的学校工作人员是指在学校上课期间与学生和/或教师进行互动的任何学校员工、承包商或独立顾问,例如学校行政管理人员、校车司机、食堂工作人员、学校护士、语言/职业治疗师、保管员和其他学校员工。

3CDC的K-12学校指导方针中提供了有关运营学校膳食的更多信息。

4此前,CDC通过“学校动态决策指标”为学校提供指导方针。目前的指标和阈值是对该文件的更新,反映了对过去7天以及四类(而不是五类)社区传播的关注。

参考资料

  1. Ismail SA, Saliba V, Bernal JL, Ramsay ME, Ladhani SN. SARS-CoV-2 infection and transmission in educational settings: a prospective, cross-sectional analysis of infection clusters and outbreaks in England. Lancet Infect Dis 2020; published online Dec 8. https://doi.org/10.1016/S1473-3099(20)30882-3external icon.
  2. Ludvigsson JF. Children are unlikely to be the main drivers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A systematic review. Acta Paediatr 2020;109:1525-1530. https://doi.org/10.1111/apa.15371external icon.
  3. Leidman E, Duca LM, Omura JD, et al. COVID-19 trends among persons aged 0-24 years – United States, March 1-December 12, 2020.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1;70.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7003e1external icon.
  4. Aleta A, Moreno Y. Age differential analysis of COVID-19 second wave in Europe reveals highest incidence among young adults. medRxiv 2021. ePub: November 13, 2020. https://doi.org/10.1101/2020.11.11.20230177external icon.
  5. Grijalva CG, Rolfes MA, Zhu Y, et al.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 Infections in Households — Tennessee and Wisconsin, April–September 2020.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1631–1634.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6944e1external icon.
  6. Lei H, Xu X, Xiao S, Wu X, Shu Y. Household transmission of COVID-19-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 Infect 2020. ePub: August 25, 2020. http://dx.doi.org/10.1016/j.jinf.2020.08.033external icon.
  7. Zhu Y, Bloxham CJ, Hulme KD, et al. A meta-analysis on the role of children in SARS-CoV-2 in household transmission clusters. Clin Infectious Diseases 2020. ePub: December 6, 2020. https://doi.org/10.1093/cid/ciaa1825external icon.
  8. Goldstein E, Lipsitch M, Cevik M. On the Effect of Age on the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 in Households, Schools, and the Community. J Infectious Diseases 2020. ePub: October 29, 2020. https://doi.org/10.1093/infdis/jiaa691external icon.
  9. Viner RM, Mytton OT, Bonell C, et al. Susceptibility to SARS-CoV-2 infection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compared with 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AMA Pediatrics 2020. ePub: September 25, 2020. https://doi.org/10.1001/jamapediatrics.2020.4573external icon.
  10. He J, Guo Y, Mao R, Zhang J. Proportion of asymptomatic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 Medical Virology 2021;93:820-830. https://doi.org/10.1002/jmv.26326external icon.
  11. Leeb RT, Price S, Sliwa S, et al. COVID-19 Trends Among School-Aged Children — United States, March 1–September 19, 2020.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1410–1415.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6939e2external icon.
  12. Bi Q, Lessler J, Eckerle I, et al. Household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 Insights from a population-based serological survey. medRxiv 2021. ePub January 16, 2021. https://doi.org/10.1101/2020.11.04.20225573external icon.
  13. Zhang J, Litvinova M, Liang Y, et al. Changes in contact patterns shape the dynamics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in China. Science 2020;368:1481-1486.
  14. Zimmerman KO, Akinboyo IC, Brookhart MA, et al. Incidence and secondary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 infections in schools. Pediatrics 2021. ePub January 1, 2020. https://doi.org/10.1542/peds.2020-048090external icon.
  15. Brandal LT, Ofitserova TS, Meijerink HM. Minimal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 from paediatric COVID-19 cases in primary schools, Norway, August to November 2020. Euro Surveill. 2021;26:2002-11. https://doi.org/10.2807/1560-7917.ES.2020.26.1.2002011external icon.
  16. Harris DN, Ziedan E, Hassig S. The effects of school reopenings on COVID-19 hospitalizations. National Center for Research on Education Access and Choice (REACH) 2021. January 4, 2021. https://www.reachcentered.org/publications/the-effects-of-school-reopenings-on-covid-19-hospitalizationsexternal icon.
  17. Gandini S, Rainisio M, Iannuzzo ML, Bellerba F, Cecconi F, Scorrano L. No evidence of association between schools and SARS-CoV-2 second wave in Italy. medRxiv 2021. ePub January 8, 2021. https://doi.org/10.1101/2020.12.16.20248134external icon.
  18. von Bismarck-Osten C, Borusyak K, Schonberg U. The role of schools in transmission of the SARS-CoV-2 virus: Quasi-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Germany. Centre for Research and Analysis of Migration (CReAM) 2020. ePub November 20,2020. https://www.cream-migration.org/publ_uploads/CDP_22_20.pdfpdf iconexternal icon.
  19. Stein-Zamir C, Abramson N, Shoob H, et al. A large COVID-19 outbreak in a high school 10 days after schools’ reopening, Israel, May 2020. Euro Surveill 2020;25. ePub July 23, 2020. https://doi.org/10.2807/1560-7917.ES.2020.25.29.2001352external icon.
  20. Honein MA, Christie A, Rose DA, et al. Summary of Guidance for Public Health Strategies to Address High Levels of Community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 and Related Deaths, December 2020.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1860-1867.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6949e2external icon
  21. Gilbert LK, Strine TW, Szucs LE, et al. Racial and Ethnic Differences in Parental Attitudes and Concerns About School Reopening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 United States, July 2020.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1848–1852.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6949a2external icon
  22. Atherstone C, Siegel M, Schmitt-Matzen E, et al. SARS-CoV-2 Transmission Associated with High School Wrestling Tournaments — Florida, December 2020–January 2021.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ePub: 26 January 2021.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7004e4external icon
  23. Denny TN, Andrews L, Bonsignori M, et al. Implementation of a Pooled Surveillance Testing Program for Asymptomatic SARS-CoV-2 Infections on a College Campus — Duke University, Durham, North Carolina, August 2–October 11, 2020.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0;69:1743–1747. DOI: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6946e1external icon
  24. Barat B, Das S , De Giorgi V, Henderson DK, Kopka S, Lau AF, Miller T, et al. Pooled Saliva Specimens for SARS-CoV-2 Testing. J Clin Microbiol. 2020 Dec 1;JCM.02486-20. https://doi: 10.1128/JCM.02486-20.
  25. Rader B, Astley CM, Sy KTL, Sewalk K, Hswen Y, Brownstein JS, Kraemer MUG. Geographic access to United States SARS-CoV-2 testing sites highlights healthcare disparities and may bias transmission estimates. J Travel Med 2020;27:1-4. https://doi.org/10.1093/jtm/taaa076external icon.
  26.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Framework for equitable allocation of COVID-19 vaccine. Washington, DC: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20. https://www.nap.edu/catalog/25917/ framework-for-equitable-allocation-of-covid-19-vaccineexternal icon.